新言情小说网 > > 大佬总想替我出头江白帆司渊 > 第315章 早睡早起
这段楼梯,似乎走不到尽头,两个人各怀心事。
司渊为了保护江白帆,也不愿意对她有所解释。
生孩子,对于普通女人而言,已经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凶险万分。
但是对于江白帆这样的身体和精神遭受过不明力量攻击的人而言,生子,意味着九死一生。
司渊承担不起失去江白帆的风险。
如果要在孩子和江白帆之间选一个的话,司渊绝对会要江白帆。
所以,现在不是一个合适的要孩子的时机。
等到所有的局面稳定下来,等到他真的能够掌控一切,才能安心地看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在江白帆的肚子里生根发芽。
司渊不愿意把凶险的事情说给江白帆听。
他都会解决的。
男人,就应该为女人遮风挡雨,应该给自己的女人带来安定。
司渊是个很有力气的男人,将近一百层楼,走了一个多小时,步伐始终稳重矫健,没有丝毫的慌乱。
只有背上出了一层薄汗。
江白帆从手包里拿出来纸巾,为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司渊认为江白帆已经不生气了,所以笑着和她开玩笑
“还要擦一下,你这个纸巾用的是什么香氛,味道真好。”
江白帆手收了回去,嗔怪的说
“你怎么什么都想要,好东西就应该都给你吗?”
司渊轻轻颠了她一下≈(≈
“不要就不要了,反正我已经有了最好的。”
江白帆明知故问
“什么东西是最好的?”
司渊继续往下走
“我不告诉你。”
两个人明明是别人眼中的霸道总裁,决定着很多影响经济和很多人饭碗的问题,但是谈起恋爱来,像是青梅竹马年轻人一样的幼稚没正行,但是两个人一直都是乐此不疲。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陈秘书已经带着司机和车过来接应了。
陈秘书看到司渊还背着江白帆,认为司渊肯定是累坏了,就想要先给司渊拿功能饮料,但是司渊却说
“今天夜里怎么这么凉,赶紧给夫人从后备箱拿一下外套。”
这?
陈秘书赶紧去开后备箱,惊讶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地上了,司渊现在是真的把江白帆捧在了手心里。
江白帆也有点意外,司渊的每一辆车的后备箱里,居然都给她放了衣服。
这么贴心的爱着的人,却不愿意和她有个共同的孩子。
江白帆有一点小小的失望。
回到家,萧然果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都是江白帆喜欢吃的。
司渊让佣人都去睡觉了,自己给江白帆盛饭。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怕老婆吗?”
江白帆有些累了,松松垮垮的靠着椅背,司渊就把碗递过来,准备喂给她吃。
“我自己的老婆我自己疼,何必要问别人?”
司渊一向来有自己的行为准绳,从来不在意别人的说法。
而且,因为长期亲密关系的缺失,他其实很喜欢和江白帆这些小日子的互动。
很有意思。
很,甜蜜。
江白帆别过头“唉,不想吃饭怎么办?”
司渊夹了蔬菜和肉“我喂你,乖。你看,我照顾你一个孩子都已经这么费劲儿了,要是再有一个孩子,我就顾不上照顾你了。”
司渊的意思是,在他的眼里,江白帆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江白帆这才不和他怄气了,张开嘴吃饭。
忙了一天,江白帆也真的是饿了,司渊用小勺喂她根本就不够吃,她自己拿过来筷子大口大口吃饭。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刚直冷硬,心里却是一片火热,他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左右的了。
就这样吧
江白帆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和司渊一直置气。
吃完饭,洗漱之后,江白帆对着镜子在贴面膜,然后洗完脸擦睡觉的面霜,再擦眼霜。
而司渊拿出来电脑,就坐在江白帆的旁边,加了个班。
江白帆笑着揶揄“我认为我也不比你笨,为什么我赚到的钱没有你多,现在我发现了,是因为我有很多时间都在做保养。”
司渊愣神了一下,随后笑着说
“我负责挣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不是挺好的吗?”
原来,在酒吧后面巷子的初相见,江白帆的红裙似火,妆容精致,都是需要时间和精力金钱来维持的。
司渊之前还真没有这样的概念。
他一直以为,江白帆天生丽质,风吹不皱,太阳晒不黑,也吃不胖。
但是好吃的食物,吃到差不多,江白帆怎么都不吃了,要留到下一餐,理由就是
怕变胖。
这小妮子。
江白帆靠着椅子,雪白娇软的身体像是一朵盛开的花,让人忍不住春心萌动
“司少,我看你长的很不错,要不以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吧?”
江白帆本来以为,司渊会一本正经的拒绝,谁知道司渊两眼放光
“还有这种好事?”
灯关了。
第二天早上,江白帆面色红润,司明珠揉着皱巴巴的脸,她说新来的那个季梁,简直就是个工作狂,居然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拉着他们开会到了晚上两三点。
江白帆很理解。
像季梁这样的出身于社会底层的有一点才华,又执着努力的人,对机会,视若珍宝。
他们距离达到其他顶级艺术家的高度,所差的往往真的只是一个机会。
所以,珍惜到了极点,恨不得把血管里的血都拿出来燃烧。
“我们又不是干完了今天就没了,至于这么拼命吗?你看我现在都老了。”
司明珠是个特别爱美的女孩子,对着镜子一直在看自己的黑眼圈。
要是变成了老太婆,变成了皱巴巴的没有女人味的僵尸,萧然就不会喜欢她了。
这对于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而言,简直是最大的灾难。
江白帆也有点心疼这个小姑子,人一辈子努力工作三十年,司明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而且做的是设计。
她要多看看阳光,闻闻花香,走温柔清新的路子才会长久。
“我回头和风紫宸说一声,让她把你和季梁的工作内容分开。”
司明珠有点为难“嫂子,这么做,我会不会显得太不上进了?”
江白帆揉了揉司明珠的头
“怎么会呢?并不是做着和别人一样的事情才叫做努力,马上就要去伦敦读书学习了,你要拿出让戴维眼前一亮的设计。”
司明珠小兔子一样的点了点头,看起来娇憨可爱。
不过,小姑子也有让人觉得棘手麻烦的时候。
她问江白帆
“嫂子,你用了什么化妆品,怎么可以这么滋润,比你前几天的状态都要好,这也太管用了吧。
快点,好嫂子,把你用的护肤品的牌子告诉我吧。
我太想皮肤和你一样细腻细腻了。”
江白帆感觉到自己的脸瞬间烫的不行,耳朵尖上像是有一团火在呼啦呼啦的烧着。
这她怎么好意思和司明珠交流。
司渊结了婚就像是开窍了,那方面不知道哪学会的那么多的花样。
或许,他天赋异禀?
江白帆感觉挺温柔的,但是一直到了下半夜才睡着,早上七点司渊就去上班了,她到了十点多起床。
谁知道皮肤怎么会这么好?
江白帆心虚的说
“也许是这段时间睡眠比较好,你也早睡早起,皮肤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