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 一离成名 > 第317章 捅了马蜂窝了
镇国公府。
镇国公知道镰刀的事后去演武场打了套拳。
打完拳,镇国公下了两个命令。
一把袁家和杜家的生意清出京城。镰刀的嫡母姓杜。
二只要周家不倒,袁家和杜家就别想再出进士。
当年,袁家和杜家让他丢尽了脸,他觉得自己女儿也有错就认了。
结果,他们竟然连一个孩子也容不下,也养不好。
那就新帐旧帐一起算吧。
什么孩子贪玩自己跳到河里淹死了?
当他们周家人都是傻子吗?
他们周家要是连这都认了,那他们周家以后还怎么在京城混?
边城,将军府。
镇国公世子知道镰刀的事后劈了一张桌子。
当他们周家没人了吗?
“周勇,带人去把那天跟我外甥在一条船上的人都灭了!既然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那就给我外甥陪葬吧。”
“是!”
“再把袁家的所有库房都烧了!”反正他那个傻妹妹也不在乎这些。
他们周家就是太厚道了。
当初他们要是逼着袁家休妻袁家和杜家又能如何?
袁家和杜家只不过是江南大族。
他们周家世代镇守边疆。
这点面子皇上还是愿意给的。
“是!”
“再把我外甥的尸骨带回来。省得他们惹不起咱们拿我外甥的尸骨出气。”
“是!”
京城,锦雨看着镰刀满眼羡慕的说道“镰刀哥哥,你好厉害。我学数数学了好长好长好长时间。”
面对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小夫子,镰刀的坏脾气也没了。“那是因为你年纪小。”
锦雨摆了摆小胖手。“不是不是。我娘说我哥哥姐姐像我那么大的时候能数好多好多数。镰刀哥哥,你跟我哥哥姐姐一样聪明。还有我十四叔和镢头。我十四叔和镢头也很聪明。”
镰刀听到锦雨把十四和镢头放一起觉得他叫镰刀也没什了。“镢头很聪明吗?”
“嗯。镢头可聪明了。”
“是吗?那它会干什么?”
“什么都会干。”
镰刀不信。“它会写字吗?”
会。但是不能告诉你。“不会。”
灵雨拍了拍手。“好了好了,别说闲话了。上课。”
锦雨“好嘞!镰刀哥哥,我教你写名字。你看,这是镰字,这是刀字。镰刀哥哥,你见过镰刀吗?你会用镰刀吗?”
灵雨“……”得,她还是等锦雨和她十四叔去她太姥爷家念书的时候再正儿八经教镰刀认字吧。
这边,镰刀边陪锦雨玩边跟着锦雨认字。
另一边,王力衍正在书房看书。赵志的声音传了进来。“侯爷,小的能进去吗?”
“进来吧。”
“是。”
一会,赵志就进来了。“侯爷,刚才刘平跟小的说,镇国公府的人今天去袁家和杜家的铺子里闹事去了。”
王力衍手下有一帮人专门替他收集消息,刘平就是其中之一。“刘平说,看那架势,镇国公府的人好像是打算把袁家和杜家从京城赶出去。”
“知道了。”看来,镇国公知道他外孙丢了,或者死了。袁家和杜家也是,镇国公不发威就以为镇国公是病猫。
“小的出去了。”
“嗯。”
另一边,李金花也知道了。因为镇国公根本没打算瞒。
晚上洗漱完,李金花把这件事告诉了王力衍。“看这架势,镇国公是打算跟袁家和杜家明刀明木仓的干?”
王力衍笑了笑。“当然要明刀明木仓的干了,要不然怎么把丢了的面子找回来?”
“也是。我听说,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惦记袁家和杜家的铺子了。”
“你也惦记?”
“嗯。”李金花看着王力衍笑道“我也惦记。可是,你是都察御史。唉!”
王力衍捏了捏李金花的脸。“少拿我说事。镇国公既然出手了,那就是要让袁家和杜家扔下铺子从京城滚出去。想卖了铺子拿着银子走人?门都没有。”
“袁家和杜家这次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王力衍点了点头。“如果你是袁家和杜家,你会怎么办?”
“把京城的所有的产业都捐给相国寺。”相国寺是皇家寺庙。“请相国寺的僧人们做几场法事好好超渡超渡镰刀。”
王力衍在李金花脸上亲了一下。“我媳妇就是聪明。要我我也这么做。这么做既能让镇国公消消气,又能求得皇上的庇护。”
“嗯。就看袁家和杜家看不看得清形势?舍不舍得了?”
远在江南的袁老太爷和杜老太爷几乎同时收到了消息。
杜老太爷一收到消息就去找袁老太爷去了。一去就指着袁老太爷说道“都是你儿子闯的祸!”
袁老太爷也一肚子火!“那个孩子怎么好端端的就掉到河里淹死了?”
杜老太爷瞪着袁老太爷说道“你什么意思?”
袁老太爷也不甘示弱。“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
“你少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那个孩子的事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
两个老头大吵了一架。
吵完后还得想办法解决问题。
杜老太爷休息了会看着袁老太爷说道“这事归根结底还是你儿子惹出来的。你说吧,现在怎么办?”
“是我儿子惹出来的不假。可要是那个孩子不出事镇国公哪有脸找咱们麻烦?”
转眼间,两个老头又吵了起来。
吵累了以后还得面对现实。
杜老太爷/袁老太爷“说吧,接下来怎么办?”
这次,谁都不说是对方的错了。
接着,两个老头又同时说道
“要不,你去跟镇国公服个软?”
“要不,你让你女儿去跟周姨娘服个软?”
“不行!他女儿害的我儿子一事无成我凭什么跟他服软?”
“不行!我女儿是正妻,凭什么跟一个姨娘服软?”
要不是实在吵不动了两人非得再吵一架。
两个老头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两个老头一致决定去找王力衍去。
王力衍是都察御史。
镇国公这么做摆明了是欺压百姓!
两个老头刚走出去两百多里袁二老爷就追来了。“父亲,父亲,不好了!家里出事了!”
袁老太爷眼皮一跳。“出什么事了?”
“家里的库房被人烧了!”
“什么?!”
“那天跟着那个孩子出去的人全都烧死了!”
“什么?!”
袁二老爷看了杜老太爷一眼。
杜老太爷差点晕过去。“我家的库房也被人烧了?”
“不是。是四弟妹身边的杜妈妈也烧死了。”
杜老太爷松了口气。“去京城!去京城!东江侯要是知道镇国公不光不让咱们在京城做生意还跑到江南来杀人放火定会让皇上治他的罪。去京城!去京城!”
袁老太爷边拍胸口边说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王法?找东江侯去!找东江侯去!”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