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人迷今天崩人设了吗2 > 第233章 第 233 章
水母阴姬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无花和楚留香的变脸,他看着因为他这句话而脸色一白的僧人,唇角边勾起的弧度更大了。
在水母阴姬的视线下,付臻红垂下眸子,似乎再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然而那浓长的睫毛因为震惊和不可思议而轻轻颤了一瞬,已经暴露出了此刻他心境的慌乱。
楚留香看了一眼付臻红,又看向嘴角边一直噙着笑的水母阴姬,目光在对方那意味不明的眼神中划过,皱眉道“别开玩笑。”
水母阴姬反问一声“你觉得这是玩笑?”
楚留香道“无花是男子,而你是女子,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不可能是你换的。”
水母阴姬一听,却顿时笑得更灿烂了,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神水宫皆是女子,不是本宫给他换得,难不成还是其他女子?”
楚留香不信“谁都知道水母阴姬讨厌男子。”他用自己的分析推翻着水母阴姬的话,看起来似乎比付臻红这个当事人还要在意。
水母阴姬却笑道“但我不讨厌无花,关于这一点我以为你楚留香应该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吗…”
最后这一个反问水母阴姬故意拖长了语气,使得他那雌雄莫辨的声音更多了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感觉。
而水母阴姬这意味深长的话语,瞬间就让楚留香想到了方才水母阴姬当着他的面吻上了无花双唇的画面。
楚留香的眼神瞬间沉了几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的无花,见无花仍旧垂着眸子,似乎还沉浸在一个女子为自己换了衣衫的震惊中。
楚留香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烦躁,无花这般风光霁月的一个人,又是洁身自好的佛家弟子,突然知晓自己被一个女子看光了身子,有了不合礼数的荒谬接触,他的思绪该是有多动荡不安。
偏偏这水母阴姬竟然还故意将注意力妄图引到无花昏睡时的那一个恬不知耻的亲吻上。
想到这,楚留香在看向水母阴姬时,眼神中竟然闪过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的杀意。
水母阴姬自然没有漏看楚留香这眼神中刺向他的杀意,不过他并不把楚留香放在眼里,只是没想到楚留香比他所以为的还要更在乎无花一些。
水母阴姬没有楚留香,而是把目光移到了在他说完那句话就一直沉默不言的僧人身上。他从第一眼见到无花的时候,就想着要打破对方身上那种仿佛不被这世间万物搅扰的沉静,此刻恰好碰上了这个机会,水母阴姬自然不愿就这么放过。
他往前走了两步,想要走到无花面前,然而却被楚留香用身体挡住了视线。
水母阴姬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嗜血的猩红,碍事的家伙。他看向楚留香,瞳孔里流转出阴鸷和森寒。
楚留香对上水母阴姬的视线,表情亦是从未有过的冷意。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撞到了一起,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小红小红,他们又快打起来了!]
弱鸡系统的声音格外兴奋。
付臻红自然也感觉到了空气中的紧张,在两人快要打起来之前,一直未曾发言的付臻红抬了抬眼皮,从楚留香身后走出来,看向水母阴姬,像是再一次确认一般“是你替我换的衣衫?”
他的语气如常,似乎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但那垂在身侧的手却下意识握紧了。显然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水母阴姬瞥了一眼付臻红攥紧的手,然后抬眸对上付臻红的眼睛“是我。”他舔了舔唇,无视楚留香的警告,继续说道“不仅如此,我呀……还与大师你有了肌肤之亲。”
话落,似乎觉得还不够,水母阴姬抬起手,轻点了一下自己的唇,楚留香想要阻止,却还是被他说了出来,“这里,我们亲过了。”
付臻红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两步。
“若是不信,你可问你身边这位。”水母阴姬心情很好,很明显,无花的情绪变化愉悦了他。
付臻红没说话,但是却看向了楚留香。
对上僧人这急于求证的眼神,楚留香想要回答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然而他这人不擅长撒谎,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失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他这短暂的犹豫,无疑是默认了。
付臻红的睫毛轻颤了一下,这一刹那间,楚留香只觉得仿佛看到皎月落入了凡尘,惹得他心生怜惜。
他知道,一个吻或许对于一些性情豪爽又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但是无花不一样。无花是少林的僧人,虽然是俗家子弟,却也是有了正规的法号,入了佛主的门下。
再加上,他是人人称颂的七绝妙僧。
这样的经历对无花来说就像是一个污点,仿佛纯白的卷纸上沾染上了泥泞。
楚留香的心里一紧,目光如刀锋一般射向罪魁祸首水母阴姬,怒声道“没想到神水宫的水母阴姬竟是这般不知羞耻的女子。”
然而楚留香这话,对于水母阴姬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且不说他本就不是女子,就算是女子,若是他真得看上了什么人,也不会扭扭捏捏。在他看来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得到,若是实在没办法得到,那就直接毁了。
现在,他对无花感兴趣,看着无花那苍白的脸色,本来只想看看对方变脸的水母阴姬,心里突然有了另一个念头。
楚留香见状,心里一个咯噔,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听到水母阴姬说道“大师,你我既然都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还俗之事?”
付臻红的眉头皱了起来。
楚留香更是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还俗?”
水母阴姬轻轻点了点头“是,还俗。”他看着付臻红,不疾不徐的说道“怎么,难道不该还俗之后考虑对我负责之事吗?”
付臻红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楚留香气笑了,这一下,他看向水母阴姬的眼睛里那一抹杀意已经毫不掩藏。
他一向对女子宽容,在他看来,女子偶尔的娇纵与任性是无伤大雅的,男子应该包容女主,然而这水母阴姬实在是他所见过的最无耻之人。
趁着无花昏睡之时,对无花动手动脚,现在却反过来要作为受害者的无花对她负责。这样不知羞耻的女子怎么好意思跟无花讲君子之礼。
水母阴姬却懒得理会楚留香心中所想,他抬了抬眼皮,盯着付臻红那漆黑如墨的眼睛,漫不经心的开口“大师,你是佛家的妙僧,更是无数人心中的楷模,不管起因如何,结果的的确确是你我有了亲密的亲近,大师不会不认账吧?”
[好家伙,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水母阴姬这么不要脸!]弱鸡系统又开始吐槽了,[而且也没看他对小红你有多喜欢呀,我怎么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你成长了。]付臻红回了一句。
弱鸡系统一听,还想再问,付臻红却没有再搭理它了。
对上水母阴姬的目光,付臻红动了动薄唇,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想我如何?”
水母阴姬的眼睛慵懒的半眯,轻轻说出了两个字“娶我。”
“不行!”这一声是楚留香说得,他怒视着水母阴姬,心里再一次刷新了对这神水宫宫主的认知。
当真是恬不知耻。
在水母阴姬开口之前,楚留香先一步对付臻红说道“无花,这水母阴姬如此随便又不知羞,也不知道是不是对其他人使过这般卑鄙的手段,你切莫在意她所做之事。”
楚留香的本意是想让无花不要去纠结那亲吻之事,更不要被水母阴姬所诓骗了,然而却没想到自己这一番话说完,无花的脸色更差了。
不仅如此,对方还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像是有些不惊讶这样恶意揣测和贬低一位女子的话竟是从他嘴里说就来的一样。
楚留香猛地一顿,也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有些重了。水母阴姬讨厌男人之事在江湖上并不是什么秘密,神水宫也只有女子,除无花之外,或许对方真得并未对其他人做过那种亲密之事。
楚留香抿了抿唇,想向无花解释什么,然而对方却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我知你是无心的。”
楚留香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无花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便是真得没有因为他方才的那番话而影响到对他这个人的看法。
水母阴姬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嗤笑一声“你楚留香这般在意无花,若不是因为喜欢那是因为什么?”
这类似的话,在付臻红醒之前,水母阴姬就对楚留香说过,那个时候楚留香更多的是生气,而现在,无花就在他的身边,除了生气之余,楚留香还有一种从来都没有的紧张和烦闷。
“一派胡言!”楚留香的面色冷冽,俊美的脸上凝聚着寒意。
付臻红的脸上也有了愠怒,“宫主慎言。”
水母阴姬闻言,看了一眼付臻红,又看了一眼楚留香,目光在两人身上审视了片刻之后,他略微思忖了几秒,对楚留香说道“你说天一神水不是你所谓?”
楚留香道“不是。”
水母阴姬的话题转得很快,对方没有再提自己与无花关系之事,他自然也就顺着对方的话转移话题。
水母阴姬又看向无花“你相信他?”
付臻红轻点了一下头,自然是信的。
毕竟他才是偷取天一神水的真凶。
水母阴姬笑了,不冷不热的说道“既如此,那我们三人不如做一个交易。”
楚留香警惕道“什么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