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四十六章 娶你的事,朕没有骗你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开这些没有用的玩笑了。”宋恒靠近我,我想要躲避,却被他宽大的袍袖下的手给攥住,肩膀紧紧相依,宋恒神色暧昧,凑到我耳畔“将来既是夫妻,情分自然与被人不同。你可别推开我,把戏演砸了。”一套流程下来,在外人看,我们二人的关系非同寻常。
我战战兢兢的抬眼看向太后,太后正看向我的方向。我依照礼节微微颔首。太后别开眼,我隐约能看到她眼中的怒意。
待到歌舞结束,太后带着我与宋恒前去她的帐篷。离开宴会的帐篷时,我看到祝巡向前“臣与老师有几件公事要讲,不知太后娘娘可否给臣片刻时间。”
太后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溶云,聊完公事,便来找本宫。”说罢,太后带着宋恒离开,宋恒离开前对我弯了弯嘴角。
祝巡拉我到角落,迅速地说道“你与陛下违逆了太后,太后必不饶你。我回去找苇先生准备伤药放到你帐篷中。”
我点点头,对他笑了笑,前往太后帐篷。帐篷中,太后坐于上首之位,宋恒跪在地上,神色出奇的平静。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宋恒身侧,跪下,心中忐忑。
“溶云,皇帝说想要娶你。”太后的眼神射到我的脸上,我急忙躬身,“当日本宫把中宫之位给你之时,你和皇帝都义正言辞的拒绝。今日,你与皇帝倒是鹣鲽情深,无人可拆了。你们二人是一门心思的戏弄本宫?”太后面容平静,品茶撇沫。
“臣不敢。”我急忙俯身解释,“是陛下不喜希灵国公主,故而有了此举。臣无法拒绝。”“哦?”太后抬眼,“你的意思是这仅仅是为了不娶希灵国公主用下的计策。可本宫怎么觉得不对。今日前来彬山围猎的一路上,你与皇帝可是亲近的很。那又是为何?”
宋恒直起身板,率先开口“朕改主意了,朕钦慕老师。”
我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宋恒看向我,眉头微拧“怎么不是?朕若非钦慕老师,如何会与老师举止亲昵,又如何会与外人讲,想让老师做朕的皇后。”
我瑟瑟发抖,匍匐在地“太后明断!”
“求太后赐婚!”宋恒一字一句。
“求太后圣断!”我连连求救。
太后脸色微动,茶杯落地,摔得粉碎“你们当本宫看不出你们的那点伎俩!让你们讲,是你们留面子,现在两人哭哭闹闹,配合起来演双簧。真把自己的勾栏里的戏子了!”太后动怒,宋恒静默,我不敢再出声。
“用哭闹转移话题,用争吵想把本宫惹得烦不胜烦,无法判断。你们当本宫老糊涂了!”太后拍案,桌响不断。这响声落在我的心上,我心跳加快。
宋恒率先开口“太后,儿臣有错。儿臣不该故意与老师举止亲昵惹您动怒,也不该利用老师拒绝希灵国公主。”他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他膝行到太后面前,“儿臣不喜欢阿古奈,您却非要让儿臣娶她。儿臣于你而言,究竟是什么?”
“既为一国之君,怎能说出如此浅薄无知的话。你虽为本宫的儿子,但也是天启的皇帝。为君,当有为君之道,整日与赵贵人厮混在一起,而不顾后宫怨愤之声,后宫如何安宁。”太后顿了顿,“与希灵国和亲,是为国家安定。你一门心思想要搅黄这门婚事,待来日与希灵国开战,生灵涂炭,你如何护佑百姓安宁。”
“朕已经在边塞建立通商,只要能与希灵国的通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希灵国欲对我朝开战,我必能在其通商中,扼住其咽喉。”宋恒凝视着太后,我在他眼中看到一个年轻的帝王流彩般的光芒,那是他的野心。
“你当政多年,竟还有如此不切实际的想法。且不论能不能实现。如今你惹下的麻烦,如何能解。这公主若是决定回国,为希灵国国主得知你所言所做之事,他那般聪明的人,岂不知你是故意设局与他们。他们一气之下,与我朝开战,你通商大计,想都别想!”
“且不管希灵国国主是否敢与我朝开战,若是开战,那我自应战。”宋恒毫不退缩。
太后脸色一沉“荒谬!”
宋恒仰头问道“母后。太祖时,太祖接受了外邦国主送来的和亲女子,这就意味着我朝为与外邦国主交好,必也要送自家的公主去外邦。您的两个女儿,我的两个姐姐都送到了外邦,下一个是谁呢?难不成,咱们要把王公大臣的女儿送出去吗?朕为天启国皇帝,如您所言,要护佑百姓。若百姓护佑朕,朕这个皇帝做来有何用处。母后,今日事,若惹怒使节,他日起战,朕必应战。”
太后凝视宋恒,片刻后“你的意思,本宫明白了。你回去休息吧。”
宋恒起身离开。我跪在原地,等待训诫。只听太后说道“阿云,皇帝年轻气盛不懂事。这希灵国的公主,势必要留下的。你明白吗?”
我闭了闭眼,跪拜“臣一定让陛下将公主收入后宫。”片刻,太后放心道“皇帝对使节言称你为将来中宫之事,既是你不愿,本宫会想办法将此事作罢。”
我走出帐篷,到河边呼吸新鲜口气。片刻,衣袍划过草木的声音传入耳中,侧眼看去是宋恒。他见我神色黯淡,眯了眯眼问道“太后与你说了什么?”
“让我帮阿古奈留在天启。”我道。
“阿古奈想也别想。”他看我一眼,鼻翼发出气声。
“臣遵旨。”我转身离开。他一把拽住我手腕,将我拽到他跟前,带有费解神色“你遵旨?遵什么旨意,朕没有下旨?”
“陛下没下旨,没下旨。松开松开,男女授受不亲。”我一把推开他,他一时不察,倒退了两步。我趁机离开,身后还有宋恒的声音传来“老师,娶你的事,朕没有骗你。”
“胡闹!”我想,年少的皇帝可能真的缺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