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三十九章 我要祝巡
“找到了。”我道。小黄门兴高采烈地进入驸马府向宋恒禀报。
想到前几日我与宋恒大吵一架,如鲠在喉。我与宋恒虽是不和,但从未像前几日那样,吵的激烈。祝巡的声音让我抽回思绪“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咱们先进去,救宋玉要紧。”
我翻身下马,将马匹交给驸马府的人,却见那人有些眼熟。细看,是那日算计我的家仆。那家仆的脸上一如从前,没有任何表情。想要除掉这个家仆,我自是有的是办法。但他是奉宋玉的命令行事。我若是找始作俑者,自是要找宋玉的麻烦。我与祝巡带着苇子峪进入宋玉的房间,见到宋恒坐在上首的位置上品茶。他见我们到了,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看向宋玉“救命的到了,你也别再牢骚不休了。”
苇子峪给宋玉查看伤口,随后苇子峪提出要先剜去腐肉,再以雷藤、绿豆、金银花、甘草、荔枝蒂、生豆浆、胡萝卜混合服下解毒。宋玉当即把一个杯子扫向我的脸。我一侧身,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宋恒险些被杯子疵到。
宋恒让小黄门收拾地上的杯子,走到宋玉床榻,背对着我,对宋玉说道“阿玉,有话直说,动怒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
“果然,你们二人一旦在一起,便是要带人来害我,想要挖腐肉?你可知其中苦痛能将人致死,你怎不一刀取了我的性命!”宋玉躺在床榻上,冷眼看着我。若是她手上有鞭子,定然是要把鞭子抽到我的脸上。宋玉的不配合消耗掉了我最后的耐性,我蹲在她跟前“你若是再如此下去,耽误了时间,没了命。便碍不着我什么事。”
宋玉沉默片刻,看向宋恒“皇兄,这里的人,我都信不过。我只有你一个兄长,你可否为我做一回主。”
宋恒道“你是朕的妹妹,朕自是要为你做主的。你说,你想如何?”
“若是他们带人来害我,你便取了这个恶毒女人的性命。她这辈子都休想与驸马双宿双飞!”宋玉盯着我与祝巡,眼中闪过一丝狠冽,“我不好,他们也休想好。”
宋恒颔首“这主,哥哥做得。”
我请苇子峪给宋玉治疗。宋玉口中咬着布条,以防止她在痛苦时,咬舌自尽。之后,苇子峪拿出刀具给宋玉割腐肉。在长达一个时辰的痛苦喊叫声中,腐肉剜出,并包裹好纱布。随后,宋恒和祝巡守着宋玉,等待宋玉清醒。
而苇子峪扯了下我的袍袖,让我与他一同煎药。煎药时,他淡淡的开口“你可没说,要救的人是公主。”
我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我往炉子里塞了一根树枝“既是自信世间没有解不了的毒,没有治不好的病。你又怕些什么?若是觉得你研制的药物会喝死人,那我便喝了。”
苇子峪摇摇头“你想的忒远了。我只是不喜欢为人欺骗而已。”他面色平静,也没有任何压制愤怒的情绪。让我觉得他是一个世外高人。这样的世外高人,应该为我所用。若是不能,便只能下地狱。我问道“想要找那姓冷的报仇吗?”
苇子峪沉默片刻“想的。在山里,其实很不好。我的朋友死于冷姓坏人之手,我的妻子为姓冷的所害。这些事情,我虽然记得不清晰细节了,但总还记得他做过这些事。”
“我是他的女儿,被他坑害得入宫,过得很惨,你也看到了。”苇子峪淡漠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些许情绪,他眼皮微微动了一下。我继续说道,“过几日,有一场围猎。不仅皇室,我爹也会到猎场。”我缓缓说道,“我可以带你进去,甚至可以帮你设局。但能不能成功,只能看你的了。”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我。我站起来“但你得帮我做另一件事。”我到他耳畔,低声说出我的需求。刚说完,身后有一道阴影,我看向门口的方向。那阴影是宋恒,他神色淡然的站在门口,似乎有话对我讲。
我看向苇子峪,苇子峪道“让我想想。”随后,他端着熬好的药物,进入房间。见着宋恒不行礼虽是大不敬,但他脑子受伤且碍于他是来救宋玉之人,便没有人在意他的不敬。
宋恒走到我面前,我从腰间解下令牌,双手托举,交给宋恒,宋恒接过令牌,在手心把玩“老师,救了公主,朕不得不赏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赏赐。”
我抬眼看他“我要祝巡。”他折扇轻摇,道“除了这一样。”既是不能把祝巡给我,我便别无所求。我摇摇头,祝巡一抬手,小黄门把一道圣旨递上。随后宋恒把圣旨递给我,我有些诧异。
打开圣旨之后,更是讶异。这是一道空白却摁着玺印的圣旨。宋恒走到我跟前,俯视着我“暂时想不到也不要紧,待你想到再些也不迟。当然,圣旨上的内容必须符合我朝律法。你心里那些阴谋诡计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老师还是不要往里面填的好。”
“有笔吗?”我问。他示意小黄门,给我拿出一支笔,随后,我把笔落到了圣旨上。他看了看圣旨,无端一笑“老师,你对驸马真是好。朕不过是一句气话,说要治驸马的罪,你却当真了。”
“有备无患。”我躬身道。其实,我可以猜到,这张圣旨就是为了赦免祝巡准备的。想必宋恒那日说的也是气话。小事上,宋恒常常出尔反尔,但在大事上,君无戏言,他心中有数。他需要一个台阶下,故而有了赠送圣旨的举动。只不过,他之所以找上我,则是因为让谁写都不足让我写安全。
宋恒的折扇落在圣旨上,凝视着我“过几日我们前往彬山围猎,这件事你来负责。”
我立于宋恒身前,不想再自寻烦恼“此事关乎皇室安危,且臣人微言轻,难为此大任。”
“这可麻烦了。”只听宋恒轻叹,仿佛遇到了极为为难的事情,“此事,朕已经通禀太后,太后应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