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三十六章 他是我的命
“公主且慢!”祝巡着急地说道。
“你若是再拦着本宫,你也跟她一起杖毙!”宋玉咬牙切齿,吩咐家仆动手。
家仆上前,忽而愣住。因一旁的祝巡捂着伤口,跪在宋玉面前“我之前说过,所有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辜负了公主。今日,她再次为我胁迫。公主若是要罚,便罚我。”宋玉一时无法说不出半句话,后背颤抖。她沉默良久,眼眶通红质问“她究竟哪里好,让你这么护着她!”
祝巡跪着往前走了两步“哪里好,哪里不好,又怎么说得清。这世上的事情恩恩怨怨,本就说不清。公主,我从未求过你什么。我只求你不要再与她为难。若有什么条件,请公主尽管提。”
“我提了,你能做到吗?”宋玉恶狠狠地看向我,“我不想死,你能救我吗?”祝巡俯身跪拜“我会想办法。只要公主放过她这一次。”
“你们真是让我恶心!”这几个词从宋玉的牙缝中挤出,她艰难地缓缓起身,“我只给你七日之期,若是我不能生,那她就陪我下黄泉。你这辈子都留在驸马府,为我守灵位!”说罢,宋玉为人搀扶走出房门。
宋恒为我解开绳子,我起身走到祝巡面前,克制着自己着急的情绪“你胡乱答应些什么?”
“这不是胡乱答应,我不能让你死。”祝巡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我厉声质问他。
他道“太医曾言,传说距离京畿三十里的雪山之上,有一方士,有起死回生只能。虽是传说,但也是一线希望,我亲自去一趟。”祝巡转头看向宋恒,躬身“陛下,臣去想办法,将竭尽全力。但去之前,有一事相求。”
“你对能够救下公主一事,其实也没有十全的把握。故而,你想若是你找不到办法,便让朕护下老师。是否?”许久没有出声的宋恒看向祝巡,缓缓说出其目的。
祝巡颔首,拱手“求陛下念在我父母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答应臣的不情之请。”
宋恒捻开折扇,不去看他“既是不情之请,你该知道此要求不该提出。朕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若是收回此话,他日你若是犯下过错,念于你的父母一片赤诚,朕可以饶你一命。”
“臣有过错,自会亲自承担。”祝巡道。
宋恒问“为何如此?”
祝巡道“她是臣的命。”
宋恒又道“你可知,此话便已经是大罪。”
祝巡缓缓下跪。
祝巡道“臣回来之后,自会受罚。”
宋恒摆摆手应允。我看着祝巡离开的背影,视线朦胧,眼眶湿润。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斜阳斜挂在屋檐上,几棵枯树横亘在空中。我心中空荡荡的,只觉自己害了祝巡。宋恒用折扇敲了敲我的肩膀“朕有些明白他哪里好了。但你的眼光依然不好。走吧。”我想,他大概是认为我与一个有妇之夫有剪不清的关系惹出如此多的麻烦,是眼光不好导致。
他抬步朝着门口走去。我看着他的背影,眯了眯眼“恐怕有些难。”宋玉派人手持棍棒挡在门口,其中一位仆人说道“请帝师留步。”
“告诉宋玉,老师是朕要带走的。”
仆人非但没有向后撤,反而向前。
宋恒嘴角一扬,忽的张开折扇,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怎么,这京畿之中,竟是公主的话,比皇帝的话,还有用?”那手持棍棒家仆们的向前不是,向后也不是,只能僵在原地。众目睽睽之下,宋恒拽着我的手臂,朝着驸马府门而去。
宋玉始终没有露面,想来她也无法阻挡他这个任意妄为的皇兄。我想要抽回手臂,宋恒却用折扇狠狠地敲了我脑门一下“别动。朕受人之托,自是要忠人之事。抓着你,朕才放心。”
走到门口,他翻身上马,随后催促道“快点。”见我上马,他又催促“你这般慢吞吞的,若是我那皇妹临时改了主意,非要与朕拼一个鱼死网破。朕便护不住你了。”
我很少见到宋恒如此紧张。我想,今日之事,让他觉得宋玉已经距离成为一个疯子极近了。理性的人有所顾忌,自然可控。但疯子,不管不顾,控无可控。我们策马回到宫中,行走在宫道上,只能到我们两人沉重的呼吸声。
我跪在宋恒面前,挡住宋恒的去路“臣要去找驸马。”其实我早些时候便想与祝巡一同去雪山,但若是当时说出想法。一来,祝巡未必答应;二来,我未必能轻易为宋恒所护,就此脱身。
“直抒胸臆,连借口都不找了。”宋恒语气虽是散漫,但他眼中已经显现出不耐烦之意。的确,今日给他添了不少麻烦。“老师,阿玉如今这般模样,何必再用此事去刺激她?”
“我不在乎任何人,我只在乎祝巡。”我低头凝视着宋恒的皂靴“我是他的命,他也是我的命。”
宋恒蹲下来,低头对上我的眼睛“你可知朕,”他顿了顿,“你们可有把朕放在眼里,别欺人太甚。”他的扇子在我肩头敲了一下又一下,每一下极为沉重。我想,他依然猜到宋玉非要致我于死地的根源在哪里。他在心疼自己的妹妹身心俱伤,在为宋玉鸣不平。
我攥紧了拳头,克制着愤怒道“公主有陛下倚仗,抢我夫君,究竟是谁欺人太甚。”
“朕都说了,今后给你一桩好的婚事。别不识抬举。”宋恒的话中带着威胁的味道。
“抢人丈夫还有道理了。臣不明白,这里面是什么道理。”我凝视着宋恒,呼吸沉重,情绪压抑。他脸上的假笑消失,沉默片刻,冷眼“抢了便是抢了,你能如何!”
“你们抢走了阿巡,我要把他抢回来。”我淡漠的抬头对上他早已怒不可遏的双眸,“陛下曾言,此事你不插手,如此看来,陛下是诳我的。皇帝朝令夕改,不以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