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二十三章 那便让驸马也来读书
她虽然有非常多的缺点,但却又有非常明显的优点。懂得利用任何人来保护自己。但这让我不得不防。我手中并没有她与其他人珠胎暗结的证据,所以,我必须找到与她相好之人。
太后实不愿意我经常出宫。这事倒是好办,找个理由搪塞,她总不至于强行阻止。但我的休沐之期已经用尽,她若是想要阻止便轻而易举。我只能另寻时机再出去寻找赵贵人的相好。如今调教赵贵人才是最重要。赵贵人十分聪明,与她讲了一番平日里的注意事项,都不需要举例,她便能约束自己,改掉多言不善的习惯。之后,我又将几本女子如何行房事的孤本书交给她,让她平日里多看看,才能留住宋恒的心。我与赵贵人见面都是在夜里,以避人耳目。当夜,宋恒翻了赵贵人的牌子。
翌日,我一直睡到午时。因为以赵贵人的悟性,看了我送给她的几本书,今日宋恒怕是连早朝都去不了。等过了午时,仍然没有人来叫我去课堂。我起身梳洗去课堂等着宋恒,宋恒还没有到,太后身边伺候的管事姑姑却到了。
管事姑姑把我叫到太后的宫中,太后坐于榻上。我屈膝行礼“参见太后。”太后抬抬手,我站了起来。太后呷了口茶,问“皇帝到了吗?”
管事姑姑毕恭毕敬“派人去请了。”
“皇帝这个时候应该在课堂上,为何今日没去上课。”太后看向我,我故作不知“这个臣正要去找陛下问清此事,不想,姑姑就到了。”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宋恒到了。他立于我身侧,轻咳一声“参加太后。”
“今日听闻你没去上课,也没去早朝。”太后不动声色。“皇帝,本宫放赵贵人离开冷宫,不是让她来狐媚皇帝的。”
“儿臣明白。”宋恒说道,手背一颤。随后,太后又嘱咐了我几句,身为帝师要约束皇帝,我连连点头。其实赵贵人这般,对我想要的未来局势倒是好的。宋恒喜爱赵贵人,若是太后因赵贵人而不和,后宫便不动自乱了。
短暂的沉默半响。我与宋恒对视一眼,正要起身告退。只听太后缓缓开口“溶云,你是帝师,怎么能与公主计较。”我微微一怔。昨日本就是糊弄宋玉,才让她不敢来太后处告状。不知谁多嘴多舌,竟然太后得知了昨日之事。宋玉是太后亲生女儿,此番我占不到便宜。我再次跪了下来“臣有罪,请太后治罪。”
“若非是公主昨夜落水高烧,本宫还不知此事。”太后把几颗养生的药丸塞入口中,“公主的嬷嬷们,也把事情的原委与本宫说了。本就是公主的错,我看公主也缺乏管教。本宫打算让公主也去你那里读书。本宫十分后悔,少时惯着她,竟惯出了毛病来。”
“公主已经成婚,这恐怕不妥。”若是把这个刁蛮公主安插在我身边,我绝无安生日子,我想这也是太后的目的。纵然那日我对她表明对后位和宋恒没有任何想法,但她想必还是不放心。故而把公主放到我身边,让我没有精力勾引宋恒。但宋玉在我身边,平白无故多一个掣肘,做事怕是极为不方便,我毕恭毕敬道,“夫妻整日不见,家中如何和睦。”
太后抬手下了一颗黑子“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皇帝,你该学学你这位老师,想事情该事事妥当,才能百官臣服,江山稳固。”
“母后所言极是。”宋恒附和。
太后略一思忖,抬眼看我“那便让驸马也来读书,他在宫中没有官职,整日在家中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就当陪着皇帝,也学着如何办理百姓俗物。等过些日子,皇帝赏他一个官做,为天启效力,也算是给他父母一个交代。”
“好是好,公主住在宫里到无可非议,但驸马住在宫里,是否与礼不合。”宋恒问,想来,他不想把办事没有章法的妹妹放到身边,让自己烦不胜烦。
“让他们每日进宫来上课便是。皇帝,我这是给老师找徒弟,与你何干,此事你不必表达看法。”
宋恒面色平静,用脚踢了我后背一脚,示意让我拒绝。
“溶云,你觉得呢?”太后问,抬眼瞅我,我道,“驸马的才学,在我朝堪比状元。臣的才学怕是要在他面前露怯了。”
“你该不是还在介意你差一点成为祝家主母的事情吧?”太后若有所思掂着白子,不知是在考虑下棋,还是在考虑我是否在介意嫁给祝巡之事。
我躬身道“臣遵旨。”
从太后宫中离开,宋恒与我同行,邀我与他一起用膳。我想他定是为了我答应太后之事与我为难。果不其然,他损了我几句“老师是想要日日见到驸马才答应的吧?”我直接来了当的回道“若是你敢拒绝太后,你便拒绝。我这人怕死,不敢顶撞。”他折扇轻摇,漫不经心地开口“我倒是其次,老师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不信走着瞧。”不用走着瞧,我已经能想象到日后的处境。但我不敢对太后说半个不字。我正要起身,他一把将我拽下“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原来,他找我实际上是为了另一件事。让我把孟贵人和赵贵人的恩怨化解。
这件事本与我无关,但他认为在这后宫里,找别的妃嫔,他们个个心怀鬼胎,指不定又闹出什么乱子。唯有我,置身事外,可以做到公正坦荡,大公无私。此话虚伪至极,但我愿意一试。
“我非圣人,赵贵人与我也有恩怨。陛下还是另寻高人吧。”我放下筷子,装模作样。若是轻易应下,反而让人觉得我有古怪。
“朕可以拿条件与你交换。”他擦了擦嘴巴,折扇轻摇,“考虑一下。朕只是想把这个人情送给老师,老师若是不要,那朕便去找别人。”
“我休沐之期已经用尽。”
“朕给你一天时间休沐。”他想都未想,开口说道,我摇摇头,起身要离开,只听身后声音传来,“两日不能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