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二十章 谁也赢不了谁,谁也输不了谁
他大概是觉得身受重伤,又有病在身,没了我,便少了一个帮手,如今抱团取暖,才是正路子。殊不知,无论有没有我,他明天也能出去。
“嗯,明天我有力气了,想办法把你带出去。”我强调了一下我的作用,免得他把我抛弃。我爬起来,装模作样的检查山洞墙壁,看是否有办法出去。而宋恒的伤口开始发痒,他用手碰了碰伤口,疼到身体颤抖。我心道活该,没事跟小孩一样,动什么伤口。
虽然心里咒骂,但也不能真的不管。我仰头看着山洞外面,可以看到苍穹中的星光,星星一闪一闪,不如边塞的成亮“你去过边塞吗?”伤口越痒,他越想触及伤口。故而,我随便聊起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看样子,你是去过。”他望向我,挑眉。
“嗯,”我把粘在脸上的头发,别到耳后,“那里很好。”
“是人好还是风景好?”他问。我心中便想,他知道祝巡也再边塞待过,又开始套我的话恶心我了。从我入宫开始,这样的套话时常出现,我很是疲惫。但不知为何他总是乐此不疲,都伤成这个样子,还有心情套话。后来一想,他从十五岁开始登基,如今已有十年。这十年的遇到了无数像我父亲那般难以对付,心怀叵测的大臣。若是不时时警惕,怕是也活不到现在。也许,有时候他并非想要套话,只是,套话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所谓习惯,便是故意为之,不故意,下意识为之。我虽不知他此时是有意还是无意,可我知道该如何回答。
“都好。”我微微一叹,说道,“我很喜欢那里。那里有一个土城墙,上面有很多用石头刻画的图象,土城墙上有一棵桂树,每年花开时节,我站在土城墙上摘桂花。桂花很香,你吃过吗?”
“从未。我想那必定不怎么好吃。”他道。
“好吃。”我趴在双膝上,下巴抵着膝盖,百无聊赖,“桂花要加鸡蛋,油一定要烧热抄起来才好吃。村里的小孩都喜欢吃,兵营被他们闹得不成样子。但是祝老将军很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还跟着那里的孩子学唱歌。”
“唱两句来听听。”他道。
“我唱的不好。”我侧过身。不想继续跟他聊下去,否则他必然要让我唱几句才肯罢休。无论唱的好不好,他必是要讽刺两句。
他的呼吸渐渐平稳,我想他是睡着了,便低声的给自己唱歌谣“我家在山中,风雪特别大,爸爸妈妈我,打猎归来啦!进入屋子里,爸爸杀鸡去,妈妈做饭去。我在篝火旁,怀抱小狼狗,很快睡着啦!”耳畔的篝火噼里啪啦,我觉得很暖和,不知何时睡着了。之后昏昏沉沉间醒过一次,原来盖在宋恒身上的衣服裹到了我身上。看向宋恒时,他还在睡,想来不是他给我盖的。我把衣服重新盖到他身上,便入眠。
当我再醒来时,已经回到了宫中。我在床上躺着,伤口已经重新处理过,绑上崭新的纱布。宋恒的小黄门从外面走来,见我醒了,双手合十“谢天谢地,您可终于醒了。”
小黄门搀扶我坐起来,我问道“陛下如何了?”
小黄门把一个靠垫垫在我后背上,我倚靠着十分松软。他端上一碗清粥“陛下很好。幸好您一直在陛下身边照顾着。”
“嗯。”小黄门一直站在我面前,笑眯眯的,我抬头看向他,“看我做什么?你不回去?”
小黄门道“这几日,陛下让奴婢来照顾您。”他抬眼看我了一眼,笑容满面,我笑道“我那学生很不好伺候吧?能有几日离他远点,纵然高兴,也藏着点,若让人看到,我可没办法救你。”
小黄门急忙说道“奴婢可不是这个意思。大人可能有好事发生。”
救了宋恒,必然有所赏赐。
太后宫里的檀香在我鼻翼盘旋,我伤势不重,又经太医诊治,便无大碍。跪在太后跟前,太后头也不抬,依然在下那一盘永远也下不完的棋。
“会下棋吗?”她问,单凭温和的语调,慈祥的面容,读不出她心中的意味。但面对太后,我心中莫名忐忑不安。我很怕见她,即便她不抬头看我,即便我不抬头看她。也能感受到她的威严,且她的威严始终将我压迫的不敢妄为,亦是不敢有半点鬼祟心机。
“懂一点。”我斟酌了一下,回答。
“我这一盘棋,下了好些年。左右对右手,谁也赢不了谁,谁也输不了谁,累得我头疼。你来与我对一盘。”
我犹豫一下,坐到太后对面的榻上。太后把黑子的罐子递给我,我双手接过罐子,抱在怀里,看棋盘。棋盘之上黑子白子星罗棋布,各占半天。我拿出黑子,斟酌许久,一颗棋子也放不下。只因落下一黑子,满盘皆输。我不知其为何意,放下黑棋罐子,起身跪地说道“臣输了。”
我听到太后从罐子里拿出一枚黑棋,放在棋盘上“你再来看看。”
我起身看向棋盘,方才落下的一枚黑子,恰到好处地颠覆战局“诱敌深入。太后技法过人,臣自愧不如。”
太后笑着“你谦虚了,你们年轻人的招数花样比我新鲜,平日里藏着掖着,让着我,逗我开心。”这话让我心间一颤。平日里担心行错半步,如今看来,似乎错了不止一步。我隐隐的感受到太后此番叫我来,并非为了赏赐,而是另有他意。
只听太后又道,“我今日叫你过来,是要问你,你可知道那刺客的来历?”我稳定心神,旋即回道“臣惭愧,只见刺客中有人用单剑,有人用双剑,个个武艺高强,有备而来。招招狠辣,要致陛下于死地。其他,再无多余。”
“与皇帝说的相差无几。”太后放下棋子,接过管事姑姑地上的茶水,撇了撇茶沫,“你对此事如何看待?”
“陛下出宫,只有孟府张庚等几个人知晓。出宫遇刺想必是有人走漏了风声。与这几人分别谈话,自然能查到关于刺客的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