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十六章 朕也算是替你挡了灾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看去,只见宋恒撩袍坐到了我身后的长廊上,挥动折扇,我起身躬身请安。
“老师这还在为白日的事情生学生的气?”他假模假样地问道,“难不成白日里老师的大度是装的?”我起身道“陛下多虑,只是遵宫规罢了。”实则,这里距离太后宫中很近,若是再不遵守宫规,太后若是看到,新账旧账,不好清算。
“白日里老师着急回去,学生也没来得及多问。”他脸上附上一层笑,“老师今日竟认错受罚,实在难得。”
我不是一个容易被人欺负的人。宋恒对这一点没有任何异议。我毕恭毕敬道“心中有愧,只能认错。若是此时闹大,又要惹得太后不快。我早已得罪太后,若是为了此事再打扰太后,怕是又要挨几棍子才能了事。”
“你这又闯祸了?”他眉目一挑,凑到我跟前,饶有趣味,“何事得罪了太后说来听听?”
我微微叹息“还是昨夜晚归之事。太后一直没有找我,怕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我道,还有一顿骂或者一顿揍要挨,我很是不爽。
“太后每日没你这般清闲,她有诸多要紧的事情。没有功夫为了些许小事浪费时间。”他的折扇落入手中,轻轻地敲击了两下,“你应该谢谢朕,昨夜太后数落完朕,实在没有精力数落你,朕也算是替你挡了灾。”
“你想让我如何谢你?”我抬眼问他。
他沉默片刻,仿佛很是为难,随即起身,莞尔“这个暂时没有想到。这样,这笔账先记着,日后朕想到了,再与你说也不迟。”
“横竖都是陛下占尽了便宜。”我道。“若是太后再想起来我还欠着一顿训斥,我还是难逃。”
“君无戏言,朕说这事儿了了,自然是了了。这后宫,朕最是了解太后了。”他微微一笑,十拿九稳,我却不相信。他曾与我说,不再去青隐居,可他去的次数不少反增。他昨日也威胁我,不要以为我能在晚归一事上轻松过关,可如今又是另一番说辞。他骗我数次,在他身上很难看到信誉二字。
他些许是看出我了我的猜忌“信或不信,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如此。”这话,我不可置否,他用扇子点了点我的肩膀,“不说了。明日有一场赛马比赛,朕带你去瞧瞧热闹。”天启的太祖皇帝以马上得天下。开创天启之后,便组织马赛,投注赌马。身份无论高低贵贱,不论士农工商皆可送马参与。
“太后那边如何说辞?”太后可是刚刚给了我们警告。
“便说是与几位大臣探访民情。”宋恒回道。
夜里,宋恒在书房看了一夜奏折。赵贵人没有办法小试牛刀,听说发了好一通火,我劝她不急于一时,来日方长,她才作罢。之后,我与宋恒轻装到了赛马场,两名轻装的年轻男子小步走到宋恒跟前,给宋恒简单行礼。待二人抬头,我才发现这二人正是孟大人孟府和张大人张庚。
孟府好文,清秀俊雅,身着墨菊外衫,面色轻浮。张庚好武,精壮粗狂,着重漆黑外服,面色冷峻。这二人作风奸佞,与我父早有联系,成为我父亲的左膀右臂。
孟府引着宋恒与我前往包厢,打开包厢的门。清逸的香气穿入鼻翼,宋恒坐到软塌上,两名妖娆多姿的女子从外面走到宋恒跟前,倾身坐到宋恒怀中。一位嘴唇轻启一口一个“官人”的叫着,一位素手纤纤,端起酒壶给宋恒倒酒如杯。
宋恒扫了孟府和张庚一眼,甚是满意。他斜斜的躺在榻上,单手挑起其中一名女子的下巴,打趣道“你们是哪家的娘子,生的真是国色天香。”
“奴家是孟大人的妹妹孟媚儿。”孟家女子声音绵软,递给宋恒一杯酒。宋恒久久出神,竟是无法移开目光“没想到孟大人家竟有如此貌美女子,赏。”孟府撩袍跪谢皇恩。
“公子,再这样看,奴家就端不动着酒杯了……”
孟媚儿和宋恒**,孟府和张庚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与他们一同出去,勿要扰了宋恒的好事。到了外面,我拉住孟府和张庚,问及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府看四下无人“是丞相昨日让我们引陛下来此。”
张庚颔首“让我们带上自家的妹子。用外人,他不放心。丞相没有告诉你?”
我摇头“父亲有自己的安排,怎会事事告诉我。”
孟府嘴角带笑“好大一股醋味啊,这是嫉妒了?”
“嫉妒什么?”我问。
孟府眼神往宋恒的房间一挑,随后落在我的身上“当日丞相让你以帝师之便,迷惑皇帝。你却不肯应下这一个美差。如今好了,被我俩的妹妹抢了先,心里不舒服。”这样的玩笑实在无趣,我附和一笑“你俩结为庶子。想必这俩妹妹是嫡出的妹妹,从前得罪了你们,你们便哄骗他们当你们的耳目,用完便要抛弃,毁他们一生。对此,我并无反对意见。但是莫要因为私仇,影响了我们的大计。”
“自然。”孟府的心思被我猜中,眉目一挑,不再玩笑。小黄门从屋里走出,称皇帝要见我,我便朝着屋里走去。身后隐隐的听到孟府佻薄地声音传入耳中“丞相每每说起家中嫡女,多赞其有心智在男子之上。今日她一番言语推测,我心想丞相有女如此,我心向往之。”最后那句,轻浮之色更甚,我用后背将那话语挡在外面。
我进入宋恒所在屋内,宋恒怀中的孟家和张家女子发出孟浪的笑声。这两名女子受家兄蛊惑,以为是来享福的。殊不知,他们的家兄是把他们当作打探皇帝信息的工具,待到他们再无利用价值之时,他们便是无用的垃圾,被肆意丢弃,下场可想而知。我径直走到宋恒跟前,毕恭毕敬“陛下有事?”
宋恒推开孟媚儿送到嘴边的酒杯,打开张家女子要递来为他擦拭嘴边的帕子,煞有介事的问道“别人走了不妨事。老师是我邀来看赛马的,你怎么也走了?”
我躬身笑道“不好扰了陛下的雅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