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腹黑天子女帝师 > 第十章 老师,您来的,怎么比朕还要晚
我顿了一顿“是青楼。”我一女子,知道此地,又熟悉此地,却有家风不严,我补充道,“宋恒时常来此,我常抓他回去,便对此地有些熟悉。”祝巡颔首,随即笑了,“即便没有陛下,你熟悉此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做你喜欢之事便好。”祝巡的情话张口就来吗,与我从前认识的截然不同,我不禁难以适应。随即心跳加快的转移话题“这地方有密室,着实奇怪。”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先出去最重要。”他拉我到了一处墙角,指了指墙“后门处来来往往都是人,我们在这儿出去。”他拍了拍肩膀,“你踩着我的肩膀。”
我踩着祝巡的肩膀翻身上墙,他随后握着我的手,我一拽,他也到了墙上。我们儿时在边塞常做此事,便也配合默契。随后,祝巡跳下围墙,对我伸开双臂“你尽管跳下来,我接着你。”
我点点头,纵身一跃,整个人落入他怀中。从他怀中离开,我与他到了一处僻静的酒楼包厢,点了几个菜饱腹。他道“究竟是谁要对付你我,你可有眉目?”
我抬头看他“你可知道宫中的赵贵人?”
他摇摇头,我道“宫中的赵贵人出身青隐居。昨夜我得罪了她,思来想去,此事多半与她有关。而且,赵贵人花名杏儿,你听方才花娘嬷嬷说,以后杏儿再回来,那便打出去。可见,赵贵人回来过。如此,她的嫌疑最大了。”
祝巡紧蹙眉头“她抓了我们,却什么都不做,倒是奇怪。”
我道“也没有什么都没做。若我是她,我把春药放在屋子里,必然是要捉奸成双。但是中间出了什么事情,她没有做成。你听花娘嬷嬷的意思,花娘嬷嬷对杏儿很不满,也许是因为花娘嬷嬷知道她抓得是你我,所以在担心惹祸上身。”
祝巡点点头“也许,是花娘嬷嬷故意打开机关,给我们离开的机会。”我看了他一眼提醒道“你是为我连累遭逢此劫。若是日后公主找你任何麻烦,你来找我,我来想办法。”
“不必担心我。”他又道,“亦无须谈连累。我只想着,幸好与你共处一室之人,是我。”说罢,他起身去付账。我看着背影,想着他方才说的话,心中一暖。随后,我与他走到客栈门口。夕阳压在西山上,泛出鎏金的光芒。他转身跟人买马。
我站在一旁想到与他分别,心情低落。待他牵着马匹走到我面前,我笑道“你且先去宫里吧,今日还要去接公主。”
他把手中的一匹马的马缰递给我“傻丫头,我们顺路。”
“我去丞相府。”
“那我送你。”
街上人来人往,有百姓,也难免有皇亲贵胄。我舒了口气,把他肩膀上的稻草一一挑去“你也知道我那个爹,传到他耳朵里,怕是又要唠叨我好几日。而且,人多眼杂,不好同行。”
他沉默片刻,神色复杂,道了一声“好。”他翻身上马,策马而去。绿荫葱葱,阳光落在他的背影上,散发着迷离的光芒,我眼中的少年郎渐行渐远。我牵着马,朝着丞相府走去,看到街边有卖折扇的摊位,便走过去挑选了一把桃花折扇,塞入袖中。回头时,看到有一个人影立刻闪出视线。
我警惕地回过头,踩蹬上马,扬鞭狠狠地抽了一下马匹,马鸣长嘶,朝着丞相府狂奔而去。少顷,便到了丞相府内。下了马回头看去,无人跟随,心中存疑,不禁好奇究竟怎么回事。这时,丞相府的门开了。管家李伯从里面一路小跑到我跟前,接过马缰“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我不禁微微讶异“你怎么知道我要回来。”
“是陛下说您今日要回。”我与李伯进入丞相府的大门,李伯将马匹交给下人,引着我往正堂走去,“陛下都等了您好一会儿了。”
“他来做什么?”我心中带着困惑到了正堂,只见正堂外面的院子里跪了一地的下人,下人们前面,便是一顶明黄的轿子,把正堂挡了个严严实实。我停在轿子边上“怎么把轿子停在这里?让外人看到成什么样子?”
李伯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噤声。随后凑到我耳边,悄悄的说道“圣驾在里面。”我一怔,围着轿子转了一遭“为何不把圣驾迎下来?”
“不肯下。”李伯为难,“陛下说了,他在里面等着您。”
“我爹没说什么?”我问,皇帝进了丞相府,却待在轿子里,传出去定然会生出流言蜚语,被太后抓到错处,不是一件轻易脱身之事。
“老爷外出礼佛未归,未曾见驾。”李伯在我手心写了个“守”字,我瞬间明白父亲去了何处。随后,我看向轿子。轿帘映着宋恒的影子,宋恒靠在轿子上,似乎是睡着了。我在外轻咳一声,里面没有动静。看了李伯一眼,李伯五官拧巴到了一块。我扬声咳嗽一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衣服料子摩擦声。我躬身掀开轿帘一角“陛下圣安。”
宋恒一边扬着扇柄挑起轿帘,一边躬身下了轿子,给我行了一个师礼,我抬手还礼。有人在场时,我俩的场面功夫都无可挑剔。
宋恒刚醒,睡眼惺忪,他随意的笑道“老师,您来的,怎么比朕还要晚。”
“路上遇到点事情耽搁了。”我故作疲惫的擦了擦汗,担心他细问,随即转移话题,“您怎么在轿子里睡着了?天越来越寒了,若是着凉便是我的过错。”
“贸然来打扰,怎么好给丞相府添麻烦。说来也巧,你未归来,丞相也不在,其他人服侍朕,战战兢兢,朕便更不好给其他人添麻烦了。”宋恒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臂,我把手臂抬起,让他搀扶。
“怎能是添麻烦,一个给您睡觉的地方,丞相府还是好找的。”我与宋恒敷衍一笑,他似笑非笑,略一挑眉,我当即额头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