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梦去大学上学的时候,&bsp&bsp没让向林送她。因为她跟冉乐的开学时间差不多,所以两个人约好了一起去,这样路上也好有个伴。
向林其实是有点不太放心她自己去的,&bsp&bsp毕竟在他心目中这是江梦第一次出远门啊!而且这两个孩子还没选择坐飞机,&bsp&bsp而是坚持要坐高铁过去。高铁从a市到b市要坐将近个小时,个小时啊,&bsp&bsp这是什么概念?反正向林已经不记得自己多长时间没有坐过个小时以上的高铁了,&bsp&bsp事实上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坐过高铁这种东西了,所以在他印象中,这真的是一段漫长得不能再漫长的旅程。
人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bsp&bsp总是莫名会有一种隐忧和焦虑。不管这领域是高铁,&bsp&bsp还是大学。
而现在,向林很显然就处于这种莫名的焦虑当中。
虽然在暑假期间,&bsp&bsp他已经带着江梦去新学校踩过点了,&bsp&bsp当然踩点只是顺便,&bsp&bsp两个人暑假去b市的主要目的是去给江小梦买房子。毕竟等江小梦在b市上学的时候,&bsp&bsp向林也是准备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她在b市待着的。而且因为一开学就要直接住进去,所以两个人直接买的是学校附近的精装房,&bsp&bsp添置点儿家具就能直接拎包入住的那种。
按理来说大学也去看过了,&bsp&bsp房子也提前买好了,前期准备已经算得上是相当充分了,但一想到孩子要离开他一个人大老远的去远方求学,向林提前一周就开始产生了分离焦虑。
担心路上有坏人,&bsp&bsp担心江梦吃不好睡不好,担心两个小姑娘人生地不熟的会在陌生的城市迷路……总而言之就是各种担心。
孙烨有点不太懂他的担忧“……先不提你自己也是妹妹这个年纪就一个人出来闯荡江湖了,就你们俩这个自理能力,妹妹明显甩你十几条街啊,&bsp&bsp你与其担心妹妹在外面受人欺负之类的,你还不如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毕竟妹妹在的话,还有个人给你做做饭,叮嘱你早睡早起,陪你说说话……等妹妹一走,你又要恢复阴间作息和孤独寂寞冷的单身狗生活了。”
向林“说得就好像你自己不是单身一样。大家都是单身狗,你怎么还搞上分裂和歧视了呢?”
孙烨就等着向林说这句话,闻言美滋滋地接了句“不好意思,我最近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说不定要不了多久,我就要成为咱们群脱单第一人了。”
向林显然也挺诧异的,因为他几乎每天都跟孙烨共事,就算不是天天待在一起吧,但没道理找对象这么大的事情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唯一的解释就是孙烨这次估计是认真的,因为瞒得还挺严实。说实话孙烨今年都岁了,这些年为了pole-star,为了他,也确实付出了很多,而且他一个经纪人跟艺人又不一样,艺人可能还需要考虑事业和爱情不能兼顾的问题,但经纪人显然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所以如果孙烨真的有心仪的对象,真的能去谈个恋爱顺利走进婚姻的殿堂,向林还是挺为他感到高兴的。
所以他听了孙烨要脱单这话,难得的没开嘲讽,而是不置可否地说了句“那就祝你成功了。”
-
担心归担心,江梦最终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跟冉乐坐上高铁北上了。好在一路上向林担心的情况一件都没发生,两个人很顺利地抵达了b市,很顺利地去学校报了道,也很顺利地搬进了学校的宿舍。
是的,哪怕已经提前租好了房子,江梦刚开学的时候,依然选择了住宿舍。
这是向林的提议。
因为向林之前已经多方打探过了,知道大学跟高中不一样,大学很多时候是不固定课表也不固定上课教室的,所以很多时候哪怕是一个班上的同学,可能相处时间也并不多,反而是舍友,因为朝夕相处的,所以容易发展出友谊,说不定最后室友就是大学几年里最亲密的同伴了。
为了方便江梦跟同学联络感情,所以哪怕房子在开学之前就已经提前买好了,向林依然要求江梦先在学校宿舍住一个学期,跟同学熟悉熟悉,顺便适应一下大学生活。等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再正式搬到学校外面的房子去住。
向林这么考虑,显然是用心良苦了。他就怕江梦在学校里孤孤单单的,交不到朋友,所以哪怕房子都买好了,也要让江梦在学校宿舍里多待一个学期。
当然了,他给江梦的理由不是什么培养同学之间的感情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就直接告诉江梦“大学的时候经常会有老师上课点名抽查出勤率,而且听说出勤率都是跟期末考试成绩和奖学金挂钩的,万一你要逃课的话,你都找不到室友帮你签到……”
江梦“……我为什么要逃课?”
向林“我是说万一。”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向林的担忧是多虑的,因为江梦根本不存在逃课的可能性——她在学校人气太高了。没办法,谁让她不仅是a市的高考状元,还有个明星哥哥呢!别说班上的同学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她,就连第一次来他们班上课的老师,一进教室的第一句话就是“听说我们班有个挺出名的人啊,来让我看看她到底是谁”。
江梦“……”原来这就是大学吗?感觉跟初中高中好像也差不多?
江梦穿书之前是没上过大学的,跟向林一样,她也是考上了,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但是没去上。所以刚上大学的时候,还是挺稀奇的。而且大学的时候手机已经可以自由使用了,不像高中,经常有老师检查,所以她在学校里发生点儿什么事情,都忍不住跟向林汇报一下。就连在学校食堂吃了根味道不错的烤肠都不例外。
幸好向林也喜欢看,而且完全不嫌她烦。反正他每天拍完戏躺在酒店床上的例行工作就是刷江梦给他发的各种信息,有时候江梦给他发少了,他还挺不乐意地回一句【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你才上学几天啊,就已经丧失对大学的热爱了吗?】
江梦当时正在宿舍床上练习睡前瑜伽,看到信息之后忍不住呛了一下,快速回道【没有。我就是怕信息发太多了会影响你工作啊!】
向林【影响什么?看你的信息也是我睡前工作的一部分。而且你以为就你想我吗?我也会想你的。】
江梦看着向林这条信息,忍不住笑了。
大概是为了鼓励她大胆表达自己的感受,向林现在当着她的面,也会比较直白的说出类似的话,比如“我也会担心你啊”,或者是像现在这样的“我也会想你的”,江梦一开始总觉得不太习惯,后来看多了,就觉得,挺好的。
比什么想法都闷在心里强。
旁边的新室友跟江梦还不怎么熟悉,所以一直忍着没好意思问。但看江梦一边回消息一边微笑,有室友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句“在跟男朋友发信息吗?”
江梦给向林回了条信息过去,才回复室友“没有,跟我哥聊天呢!”
室友当然知道江梦嘴里的哥哥是谁,闻言又羡慕又是好奇“你们兄妹俩感情真好。我也有哥哥,但我跟我哥哥就不像你们这样,还发信息聊天呢,我跟我哥哥一年到头都打不了几次电话,除非是他没钱吃饭了,或者是我没钱吃饭了,才会给对方打个电话,其他时候想找人都找不到的……”
江梦“每对兄妹都有不同的相处方式啊,我觉得你们这种也不错,至少需要的时候对方都会在。这年头能经得起金钱考验的友谊才是真友谊,能经得起金钱考验的兄妹才是真兄妹呢!”
室友笑了笑“那倒也是。”
-
江梦上大学,不放心的除了向林之外,还有远在国外的顾钧。不过顾钧不放心的点跟向林不放心的点还有点儿不太一样。之前江梦是一直强调自己不会早恋的,所以那会儿顾钧就完全没担心过江梦会在高中喜欢上什么人,但上了大学之后就不一样了,上了大学之后谈恋爱那是名正言顺的。
顾钧远在国外山高皇帝远的,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所以只能想尽办法的刷存在感。只可惜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某富二代刷存在感的方式还是一样的浅薄又单一,那就是给江梦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知道的说他是在向江小梦献殷勤,不知道的还当他是在向江小梦炫富呢!
因为随着年岁渐长,顾钧送的礼物已经越来越贵重了。以前顶多就是送点儿小零食小玩具什么的,现在已经开始进化到送名牌包包和各种护肤品化妆品了。
江梦后来忍不住给顾钧发信息【现在想跟富二代保持一段纯洁的不掺杂金钱关系的男女友谊这么难的吗?】
顾钧【……怎么啦,你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啊?你放心,这些不是我拿家里的钱买的,是我自己打工赚的钱啊!】
顾钧之所以解释这么一句,是因为之前江梦说过不希望他花太多家里的钱给她买东西。顾钧后来就把这句话给听进去了,一直在外面打暑期工挣钱呢!好在他家里条件好,所以就算打暑期工,也是那种有技术含量的暑期工,而不是一般留学生都会考虑的刷盘子洗碗,一开始没钱的时候就少买一点,现在有钱了,就多买一点。
江梦【也不是不喜欢,主要是我前两天跟我哥视频,他看到我书桌上你送的那一堆化妆品,还以为我背着他出去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了。】
虽然时隔了这么多年,但向林对顾钧的威慑力仍然在,所以顾钧一听这事跟向林有关,瞬间坐直了身体【……那你哥还说什么啦?】
江梦想了想,没好意思把向林最后说的那句话说出来。
因为向林说的是——哪怕顾钧现在送再多的东西,以后想要进我们家当上门女婿,也还是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重考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