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什么专业之后,&bsp&bsp接下来就要开始确定上什么大学了。
之前江梦完全没考虑过去外地念大学的时候,满脑子想的就是念a大念a大,因为a大离家近一点。
这一次向林没再由着她的性子来了,&bsp&bsp他直接找人把全国临床医学最好的专业挑选出来,&bsp&bsp然后根据江小梦的专业给她挑了个全国最牛的医学院,&bsp&bsp同时选了个最牛的专业——临川医学八年制。
正常情况下临床医学想要读到博士阶段,&bsp&bsp是&bsp&bsp&bsp&bsp的模式,&bsp&bsp一共需要年。临床医学八年制简单来说就是本硕博连读,&bsp&bsp八年拿到博士学位。
这个专业要求的分数极高,而且读出来难度也是地狱级别的,&bsp&bsp不过倒是挺适合江小梦。而且江小梦高中毕业的时候也才将将满&bsp&bsp岁,&bsp&bsp所以就算年读下来,等她博士毕业了也才。
要知道很多人岁的时候可能连本科都还没毕业呢!
所以学医时间长,学出来就变大龄青年这一点,倒是对江小梦完全不成立。
这个世界对于学霸总是格外宽容一点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学校离a市真的是太远太远了。几乎属于一个北一个南了。别说高铁火车之类的出行方式了,就算坐飞机都得一个多小时。这还没算上候机以及出发去机场的时间呢!
反正江梦看到向林给她挑的这所学校,&bsp&bsp第一反应就是沉默。
而沉默,&bsp&bsp有时候就是无声的拒绝。
向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嫌离家太远吗?你放心,到时候我直接在你学校附近再买一套房子,&bsp&bsp只要拍戏结束我有时间,&bsp&bsp就肯定飞过去那边看你。反正我飞哪儿都是飞,&bsp&bsp也不是非要回a市不可。”
江梦“那夏教授和夏师母……”
向林“你永远不可能照顾到身边的所有人,所以你任何时候都要学会给自己的人生设置一个优先级。而排在第一位的,&bsp&bsp不应该是我,&bsp&bsp也不应该是夏教授夏师母,&bsp&bsp更不应该是其他的任何人,&bsp&bsp就应该是你自己。所以遇到任何问题,你一定要记得问问自己,我想怎么做,而不是别人希望我怎么做。”
向林怕自己语气太生硬,说完这一通长篇大论之后,又忍不住柔声安慰她“再说你只是去学习,又不是以后不回来了。寒暑假的时候,你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回来了啊,等到毕业了,你也完全可以选择回a市的医院上班。不过年,很快就过了。”
江梦知道向林都是为了自己好,而且a大的临床医学跟向林替她选择的那个医学院的临床医学比起来,小孩子都知道该选哪个,所以她内心差不多都已经快要被向林说服了,但她还在那儿负隅顽抗着“哪里很快,明明要很久很久……”
向林“久不久的要看跟跟谁比,跟一辈子比起来,别说年了,年也不过如此啊!”
最后到底还是听了向林的。
夏教授和夏师母听说之后,也挺赞同江梦的决定,甚至计划着冬天的时候去江梦上学的b市去看雪。毕竟a市市一个相对偏南方的城市,冬天很少下雪,而且就算是下雪,下的也不多,不像北方,雪厚得能把人给埋起来。
夏师母“到时候我要带上我那条红色的丝巾去雪地里拍照……不对不对,光带一条肯定不够,我得把我的丝巾都带上,到时候根据不同的造型去拍不同的照片。老夏你呢?”
“我?”夏教授摸摸下巴,“我的想法就简单多了,我就想去舔舔铁栏杆。”
众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男人至死是少年吗?

冉乐填的学校也在b市,虽然跟江梦不是同一个学校也不是同一个专业,但好歹在同一座城市,而且两所学校离得并不远,所以大学的时候也可以约着一起玩。
冉乐最终选了物理专业。没别的,就是喜欢。
这个专业是真正的男多女少的专业了,据说冉乐他们上一届,一个班就个女生。
冉乐打探完消息回来还美滋滋的跟江梦分享呢“女生少多好啊,这样就算班上另外一个姑娘比我漂亮,那我在班上的颜值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我最喜欢跟男生竞争了,到时候班上全是男生,虐起来肯定特别爽。”
江梦“……你开心就好。”
相较于江梦跟冉乐这种高考志愿填得离家千万里的,赵依依和宋词的高考志愿就填得接地气多了。赵依依直接填了个a市当地的二本院校,学的是会计;至于饭店小王子宋词同学,高考发挥一般,没考上二本,最后考了个大专,然后学的是汽修专业。跟冉乐一样,宋词选择汽修这个专业也是因为喜欢,因为他从小就喜欢车,而且这个专业以后好就业,就算不找工作,出来自己开个汽车维修店什么的,也不愁没饭吃。反正宋词自己觉得挺好。
好在宋爸爸宋妈妈对宋词一直都是放养的政策,所以虽然儿子最终只上了个大专,两人也乐呵呵的,并没有太失望,也没有想让宋词复读的意愿。
宋爸爸甚至还挺坦然的说“有人造飞机,就需要有人修汽车,专业不分贵贱,只要是凭自己的双手吃饭,那干什么都不丢人。”
江梦还挺佩服宋爸爸这一点,因为一般的家长都很难做到像宋爸爸这么理性又宽容。
学校和专业的事情全都尘埃落定之后,江梦就迎来人生中最轻松惬意的一个暑假了。事实上之前的每一个寒暑假她过得都还挺轻松挺惬意的,只不过这一次因为完全没有了学习上的压力,所以这种轻松惬意的氛围就更浓烈了一点。
她甚至还跟冉乐、赵依依还有宋词他们这群人一起出去来了个短途旅游。
去的是a市周边一个文化创意新村。几个人包了一栋带无边泳池的独栋小别墅,然后每天在泳池边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牌,游游泳,日子过得相当舒服。
而且他们去的那几天,正巧碰上当地在组织音乐节。所以晚上不仅又篝火晚会,还有烧烤、啤酒和音乐。可以说是相当热闹了。
江梦之前为了备战高考,有一年没有好好的弹过琵琶了,刚好音乐节上也有个小姐姐是弹琵琶的,于是江梦就上去试着弹了一曲。
这放在之前对江梦来说几乎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但她现在就很大大方方的走了上去,然后很坦然地就弹完了一首曲子。
幸好虽然停了一年手稍微有点生了,但底子还在,稍微找找感觉,多专业不敢说,糊弄外行是绝对足够了的。弹完下来的时候小姐姐还笑眯眯地冲她竖了竖大拇指,旁边还有个打架子鼓的小哥哥问她“要不要也顺便过来打打架子鼓啊?”
江梦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这个我不会。”
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有个朋友架子鼓打得特别好。”
江梦在上面弹琵琶的时候,赵依依和冉乐都主动拿出手机给她拍了视频。后来江梦把这两段视频发给向林,向林看完点评了一句【不错,以后学医实在混不下去了,还可以跟我去街上卖艺。到时候你弹琴来我唱歌,咱们争取搞个兄妹组合去炸街。】
江梦【……你先问问你的粉丝和孙烨哥同不同意。】
向林【要他们同意干嘛,我们可以去国外啊,悄悄的。】
江梦【……】说的跟真的似的。

江梦考上大学,顾钧虽然没有直接回国替她庆祝,不过礼物倒是早早就寄过来了,而且装了满满一个行李箱——是的,连行李箱本身都是顾钧送给江梦的升学礼物。
江梦当时在跟冉乐他们在外面玩,所以是让向林去帮她取的快递。回来看到那么大个箱子,当时就惊呆了。
后来打开箱子看了一眼,发现里面除了有顾钧长期投喂她的零食之外,还有数码相机和钢笔、文具之类开学应该会用得上的东西。
向林一边假装自己并不好奇顾钧送了什么东西,一边抱着杯水在江梦身边晃晃悠悠。时不时往箱子里瞄一眼,顺便再点评点评“又送零食,真没创意。他是不是想把你养胖,然后让你上了大学也找不到男朋友?果然是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还寄这么大个行李箱过来,我看这孩子真是人傻钱多。他还不如直接把钱给我,然后让我在国内帮你买呢,现在国内什么行李箱买不到,还用得着巴巴的从国外寄过来吗?”
……
一般向林数落顾钧的时候,江梦都不说话。因为她内心深处其实是很赞同向林的说法的,而且她也听得出来向林就是口嗨,你说他有多讨厌顾钧吗?倒也不见得。毕竟上一次顾钧回国,向林还特意让江梦邀请他来家里吃了个饭。
向林吐槽完之后,突然来了句“江小梦,你们学临床医学,到时候是不是得找人练习一下扎针抽血什么的啊?”
江梦摇摇头“我不知道啊!”
向林“如果到时候真的有这方面的需要,你可以找小胖子,他年轻,而且又皮糙肉厚的,应该不怕扎。不像我,年纪大了,身体娇弱,到时候可能血刚抽出来,你又得重新给我输回来了。”
江梦“……&bsp&bsp”
远在国外正在参加暑期实习的顾钧同学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一旁的同学用英语问他“顾,你是不是感冒了?”
顾钧抬手揉了揉鼻子,说“不是,估计是有人想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