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 累了,毁灭吧 > 第十三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这不...)
入了四月,天气越来越热,学生们陆续换上更为轻薄的院服,也就岑鲸畏寒怕冷,还得在单薄的窄袖上衫外头再加一件半臂保暖。
这天策论课,燕兰庭下发了庚玄班之前交上去的功课,岑鲸拿到自己那篇,发现燕兰庭在批语中加了一行不起眼的小字,写着——
叶临岸,归。
岑鲸记得叶临岸,当年她跑去燕兰庭的书院研究书院的构成和运行机制,除了认识燕兰庭,她还认识了叶临岸。
那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学习认真刻苦,虽不及燕兰庭那般妖孽,还落过两次榜,但终究是在十年前金榜题名,踏上了仕途。
可大约是因为出生不好,在书院常被人孤立欺负的关系,叶临岸脾气古怪,说话也极为刻薄。这导致他人缘不好,也不受上峰器重,直到岑吞舟死前,叶临岸还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职位上蹉跎,跟燕兰庭可谓天差地别。
那么问题来了,燕兰庭为什么要提醒她叶临岸回来的事情?叶临岸之前又去哪了?
离京五年的岑鲸打算吃了午饭去问乌婆婆,结果在食堂就得到了答案——
西苑食堂的饭菜越做越好,东苑的学生眼馋,就会拜托在西苑读书的姐姐妹妹或其他亲戚,帮忙打一份西苑的饭菜来解馋。
白春毅和白秋姝一样好养活,不介意吃什么,关键在于白春毅人缘好,不少东苑同学知道他有妹妹在西苑,就求他帮忙带饭。
白秋姝把打好的饭菜送出西苑给哥哥的朋友,回来问岑鲸:“阿鲸阿鲸,你还记得叶监苑吗?”
岑鲸眼皮一跳:“叶监苑?”
白秋姝:“就是我们刚入书院那会儿,没来接大哥的那个叶监苑。”
岑鲸想起来了。
他们第一天来报道,西苑是安如素来接她跟白秋姝,东苑本该是一位姓叶的监苑来接白春毅,但不知为何那叶监苑没来,最后来的是一位东苑的学生。
白秋姝:“我听朱大哥和赵大哥说,那叶监苑脾气不好,前阵子请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假,他们东苑上下不知多高兴,可今天那叶监苑就要回来了,弄得他们东苑啊,人心惶惶的。”
岑鲸:“叶监苑叫什么名字?”
白秋姝哪里知道,碰巧乔姑娘路过,问她们:“在聊什么呢?”
白秋姝:“你知道叶监苑叫什么名字吗?”
乔姑娘听到白秋姝说起叶监苑,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她缓缓坐下:“你们问他干嘛?”
白秋姝把叶监苑回来的事情告诉乔姑娘,乔姑娘满是惊恐地抱住白秋姝:“救命,他怎么就回来了。”
白秋姝没想到乔姑娘反应这么大,奇怪道:“他真这么吓人啊,不对,他再怎么也是东苑的监苑,管不到我们西苑吧。”
乔姑娘:“没人告诉你,他也兼任书院的算术先生吗?”
算术和策论一样,是大课,无论男生女生都得上。
白秋姝:“那也未必、未必就让我们给撞上了吧,书院这么多个班呢……”
乔姑娘充满怜爱地看着她:“我那班是他教,你们庚玄班也是。”
白秋姝如遭雷击。
岑鲸问乔姑娘:“叶监苑全名叫什么?”
乔姑娘这才想起白秋姝最开头的那个问题,回说:“叶临岸。”
……
“你再晚些回来,我都要把李司业弄走,自己上位了。”
书院门口,安如素见到明明说好只请一个月的假,结果足足拖了两个月才回来的叶临岸,说不清是感慨多些还是遗憾多些。
叶临岸请假后,萧卿颜把东苑交给了安如素和卫大夫,卫大夫性子怯懦,根本不敢与她意见相左,东西二苑说是都在她手上也不为过,再给她一点时间,不是不能架空李司业。
叶临岸毫不客气地赏了她四个字:“痴人说梦。”
李司业再无能,代表的也是当初想要把明德彻底改变成男子书院的那方势力,岂是安如素说推就能推倒的。
安如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这不是你说的吗?”
叶临岸沉默,因为这句话不是他说的,是某个已经不在的人对他说的,他只是记下,又说给了安如素听,鹦鹉学舌罢了。
“安监苑好。”两人说话间,一个小姑娘从叶临岸身后的马车上下来,那小姑娘长得与叶临岸有两三分相似,却不如叶临岸那般阴沉着脸,笑眼明媚的模样叫安如素很是惊奇。
“她就是你在信上说的那个‘妹妹’?”安如素问。
小姑娘转头看向叶临岸,叶临岸僵硬地点了点头:“她叫叶锦黛。”
安如素看出叶临岸还不大适应眼前这位自小失散,前阵子才从衢州找回的妹妹,就帮着缓和了一下气氛:“长得还真有几分像你。”
叶临岸:“她是我妹妹,当然像我。”
三人一边说话一边进入书院,没走几步就撞见了正要离开书院的燕兰庭。
旁人或许还需要介绍才认得这位当朝宰相,叶临岸跟燕兰庭是同窗,自然一眼就能认出他,并被他身上穿的书院先生的衣服给惊着了。
燕兰庭跟安如素见礼后,又转向叶临岸,说:“许久不见。”
叶临岸半点没有一介布衣遇见朝廷命官该有的诚惶诚恐,甚至在惊讶的情绪消退后,升起几分肉眼可见的厌恶在脸上,说出口的话语亦是非常刺耳:“燕丞相终于在官场待不下去,辞官来书院教书了?”
燕兰庭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只是说出来的话,半点不比叶临岸客气:“我又不是你。”
安如素不知道这俩人之间还有恩怨,吓得赶紧出来打圆场,就连叶锦黛也扯了扯叶临岸的衣袖,不安地轻唤:“哥哥。”
叶临岸这才敛了脾气,燕兰庭也退一步,没再说什么,离开了书院。
燕兰庭走后,叶临岸问安如素:“他怎么会在这?”
安如素带着叶家兄妹继续往西苑去:“不清楚,有人说是他同长公主殿下起了矛盾,殿下刻意为难他,让他来书院授课,也有人说他是来书院寻觅可用之才,没个准。”
说完,她又问叶临岸:“你同他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临岸沉默没说话。
安如素笑笑,没再追问下去。
三人来到西苑门口的拱桥前,叶临岸停下脚步,看着安如素带他妹妹过了桥。
他准备等她们进了西苑再走,谁知安如素在过桥后想到什么,让叶锦黛在原地等她,自己踏着桥又折了回来。
“有件事儿忘了同你说。”安如素走到叶临岸面前,低声道:“你走后,西苑来了个女学生,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女学生长得跟岑相几乎是一模一样,就连乌婆婆都爱屋及乌,拿她当亲孙女来待,你见了她……可别一时忍不住,对着人小姑娘痛哭流涕。”
安如素同叶临岸认识多年,私下里关系不错,知道他不少秘密,所以才好心在他明天去上课之前,给他一点提醒,免得他在学生面前失态。
叶临岸听了安如素的话,先是愣住,随后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安如素,你不该留在书院,应该去写话本。”
还痛哭流涕,他堂堂七尺男儿,不至于连这点辨识能力都没有,长得再像又如何,一副皮囊而已,还能叫人迷了心智不成。
安如素丝毫不在意叶临岸的态度,只希望叶临岸明日真能像他此刻表现的那样坚定。
挥别叶临岸,安如素领着叶锦黛往西苑里去。
她准备先带叶锦黛去吃午饭,饭后逛一逛书院,下午再去参加入学分班考试。
然而变化总比计划快,她和叶锦黛刚踏进西苑,就听见西苑的食堂里传来吵闹声。
陆续有学生从食堂里跑出来,像是在躲什么,可跑出来后又不肯走远,就这么围在食堂外面看热闹。
安如素朝食堂快步走去,叶锦黛在她后面跟着。
走到食堂门口,安如素正要抓个学生来问问情况,结果差点被从里面出来的白秋姝和岑鲸撞到。
“安监苑!!”白秋姝喊了一声,声音被食堂里头传来的喧闹所掩盖。
安如素问她:“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白秋姝:“里面打起来了!”
安如素差点以为自己走错路去了东苑。
打起来了?!哪?西苑!?都是女孩子的西苑!??
安如素顾不上问原因,当即拨开人群进食堂拉架。
白秋姝觉得自己能进去帮忙,刚才之所以出来,主要是为了护着岑鲸,免得她被谁碰伤。眼下岑鲸已经到食堂外面,安全了,她就又往食堂里跑,还给岑鲸丢下一句:“我去给安监苑帮忙!”
岑鲸还没说话,白秋姝就跑了个没影。
从白秋姝出现开始就一直盯着白秋姝看的叶锦黛想要伸手拉也没拉住,抬起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直到岑鲸转身望向她,她才一脸讪讪的把手放下。
“我……”叶锦黛想了想,说:“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岑鲸摇头:“不用”
里头之所以会打起来,是因为替东苑带饭的人太多,导致一些来晚的西苑学生发现好吃的饭菜都被打完了,气急之下就朝那些替东苑打饭的同窗发出质问。
能来明德书院的姑娘出身都不算差,多少有些脾气在身上,两拨人一来二去,就从动口演变成了动手。
如今安监苑来了,又有身手日渐不凡的白秋姝帮忙拉架,问题应该不大。
但是叶锦黛想进去,她知道白秋姝是未来统领三军的西北大元帅,大胤赫赫有名的女武神,但那是“未来”,如今的白秋姝才十三岁,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意外,自己要是能跟进去,在她遇到意外的时候替她挡一下……
叶锦黛思考期间,陆续有人从食堂里出来,一旁的岑鲸顺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免得她被人群冲撞。
可就在岑鲸触碰到叶锦黛的一瞬间,岑鲸听见——
【叮!检测到携带系统的外来精神体。】
岑鲸:“……”
岑鲸看着叶锦黛,发现叶锦黛脸上也出现了诧异的表情,大概是和她一样,听到了自己身上的系统发出的提示音。
烈阳之下,两人四目相对,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点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