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 累了,毁灭吧 > 第七章(是啊,太巧了。...)
岑鲸当初做任务的时候,出了个岔子——
她本该在冬狩时被皇帝萧睿一箭射落悬崖,尸骨无存,这样就不必担心会留下尸体,被人发现她是女子。
偏偏当时想要杀她的人太多,皇帝暗搓搓射来的那一箭正好跟她弟弟岑奕明目张胆射来的那一箭撞上,反倒叫她逃过死劫。
宿主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死亡,之后多出来的每一天,都将折损任务的完成度。反派系统为了能让岑鲸尽快死去,不得不做出牺牲,允许岑鲸把自己的女子身份告诉给萧卿颜听,好停止任务完成度的下降。
可无论是岑鲸还是系统,他们谁都不会想到在萧卿颜之后,还有一个人发现了岑鲸的女子身份,那个人就是燕兰庭。
就在萧卿颜掉包岑鲸尸体的当天晚上,燕兰庭找上萧卿颜,他以为岑鲸没死,还拜托萧卿颜助自己诈死逃离京城。
可惜他想得太过美好,岑鲸就是死了,萧卿颜之所以掉包尸体,只是为了隐瞒岑鲸的女儿身。
后来萧卿颜问过燕兰庭:“你怎么知道我掉包了尸体?”
驸马原为刺客,精通易容之术,他用牢内死刑犯伪造出的岑鲸尸体骗过了所有人,怎么唯独燕兰庭会发现那具尸体不是岑鲸。
燕兰庭说:“她手背上有伤。”
那具假尸体上没有。
萧卿颜这才想起,自己曾在岑鲸赴宴前,一鞭子划伤了她的手背。
萧卿颜留下一句“你还挺仔细”,就跑去给假尸体伪造伤口去了。
她并不知道,不是燕兰庭仔细,而是燕兰庭早在岑鲸入宫赴宴时就发现了岑鲸手背上的伤,还专门同宫人要了伤药和纱布,挑了个岑鲸离席醒酒的时候,把岑鲸拉到没人的湖边,替她包扎伤口。
燕兰庭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许多年前他在外地任职,恰逢岑鲸来他辖地办差,那段时间他曾多次把应酬喝醉的岑鲸背回屋,还给岑鲸煮过醒酒汤,第二天岑鲸宿醉头疼闹着要吃什么,也是他黑着脸去买的。
每次他照顾岑鲸,都会收获对方的调笑,说他看起来冷冷清清,谁能想到居然是个男妈妈。
燕兰庭不知道“男妈妈”是什么意思,也疑心过岑鲸是不是在骂他,可谁让岑鲸是他那一届会试的主考官,论辈分他还是她的门生,除了供着孝敬,他也没别的办法。
但是那晚上元节,岑鲸看着蹲在自己面前包扎伤口的燕兰庭,什么话都没说。
不一会儿燕兰庭的下属派人来请他,于是他匆匆离开,期间回过一次头,就看见岑鲸还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背后是挂满了花灯的扶摇楼,绚丽夺目,刺得人眼睛疼。
岑鲸发现他回头,抬起手朝他挥了两下,因为背着光,他甚至看不清岑鲸当时的模样。
那便是他与岑鲸的诀别,此后再见,已是阴阳两隔。
春风拂过,琼林苑盛开的杏花随着树枝轻轻晃悠,偶尔飘落几片,被风带着落到了燕兰庭脚边。
燕兰庭原地呆立了不知道多久,才迈步往琼林苑出口走去。
女子不比男子,怀胎十月,不是说遮掩就能遮掩过去的,所以他非常确信岑鲸不曾在十五年前有过孩子,至少没在洪州生过。
可萧卿颜的话又让他非常在意——
“你没看见不知道,那姑娘跟吞舟长得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名字也像,叫岑鲸。”
“若非那姑娘长得嫩,我都差点以为她又活了。”
“最巧的是什么,我找人问了那姑娘的舅舅,得知那姑娘在洪州出生,生母说是难产而死,后来她父亲也没了,这才被接去她舅舅家。”
“吞舟十五年前也去过洪州,她们又长得这么像,又都姓岑,这也太巧了。”
是啊,太巧了。
燕兰庭回到府中,换掉官服后写了封信,派一心腹快马送去洪州。
巧合也就罢了,若真是岑吞舟的女儿,他会想办法给那姑娘最好的生活。
但要不是巧合,也不是岑吞舟的女儿,而是谁在利用早已故去的岑吞舟刻意谋划什么,那他便不能留那姑娘活口。
……
【叮!长公主萧卿颜:好感+1】
【叮!长公主萧卿颜:好感+1】
【叮!长公主萧卿颜:好感+2】
【叮!长公主萧卿颜:好感+1】
短短半个月,萧卿颜的好感度就跟不要钱似的一点点往上涨,导致系统从开始的一惊一乍,慢慢变得麻木,如今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好感度播报机,哪还有当初涨三点好感就喜极而泣的样子。
岑鲸被时不时就来一下的提示音吵得脑子晕,难得主动开口询问系统:“能把提示音关了吗?”
系统:【只有触发三个及三个以上的攻略目标好感度,才能开启提示音关闭功能。】
岑鲸只好作罢。
眼看小日子越发滋润,系统又开始不安,生怕哪天这好感度会像它莫名其妙涨起来一样又莫名其妙往下跌。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它开始跟岑鲸探讨涨好感度的原因。
岑鲸真心觉得:“你坏了。”
不然实在解释不了萧卿颜的好感度为什么会涨成这样。
系统也怕是自己的问题,可进行一番自检后,它确定程序运行正常,于是它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宿主,你原来的身份认识长公主,你现在又和你原来的身份长得非常像,所以有没有可能是长公主认出了你,所以好感度才会一直涨?】
岑鲸:“如果她认出了我,你已经死了。”
系统悚然一惊:【你和她有仇?】
岑鲸:“她讨厌我。”
系统没想到会是这样,整个统都懵了。
岑鲸想着说都说了,干脆让系统知道得更彻底一些,就告诉它:“不只是她,其他攻略目标也都挺恨……讨厌我的。”
系统的声音再次染上颤抖:【你刚刚是不是说了‘恨’?他们恨你,恨你曾经的身份??】
岑鲸:“嗯。”
系统原地崩溃,好不容易恢复运行,它在岑鲸耳边千叮咛万嘱咐,让岑鲸千万千万不要在攻略目标面前暴露身份。
岑鲸垂着眼:“这你倒是可以放心。”
哪怕萧卿颜知道了她的存在,看到了她的样貌,发现她的样貌和那个名叫“岑吞舟”的人非常像,也绝对不会发现她就是岑吞舟。
就算有古代人的迷信加持也不行,因为她现在的状态跟过去差别太大,没以前那么有活力,也没以前那么欠揍。
就算她亲手拉扯大的弟弟岑奕来了,也不一定能认出她。
除非……除非岑奕或燕兰庭看到了她的字。
一个人的写字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所以进入书院后,她一直在用左手写字。
岑相的墨宝随便一家高档点的字画店都有,但知道她左手写字是什么样的人就两个,一个是岑奕,一个是燕兰庭。
他们俩如今一个在边境打仗,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怎么可能闲着没事去搜罗她的笔墨,燕兰庭知不知道京城有她这么一个人都不一定。
系统叮嘱完岑鲸,又反应过来:【不对,长公主讨厌你,为什么还会对你有好感?】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岑鲸没有回答系统,一是因为她不知道答案,二是有人来了。
这会儿是未时末刻,下午两点左右。
白秋姝和庚玄班其他同学都在外边上骑射课,她原本也该到外头校场散步才对,奈何她上午上史学课的时候打瞌睡被抓,史学先生知道她不用上骑射课,就罚她用下午骑射课的时间,把明德楼三个楼层的楼梯都打扫干净。
现在是上课时间,也不知道是谁经过,反正岑鲸听到了脚步声,就没有再跟系统对话,自顾自拿着扫帚扫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
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挺密集,应该不止一个人。
岑鲸抬起头,猝不及防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那张熟悉的脸上画着繁复艳丽的花钿和鱼鳞纹的斜红,这般妆容本该华贵浓艳,却因为又画了一双眉头收尖、眉尾上扬的涵烟眉,透出几分凌厉。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向殿下行礼?”有人提醒岑鲸,是书院的李司业。
岑鲸回过神,正要向萧卿颜行礼,就听见萧卿颜说:“不必了。”
话落,萧卿颜看都没再多看她一眼,带着人走出明德楼。
【叮!长公主萧卿颜:好感+5】
岑鲸:“……”
……
安如素一直跟在萧卿颜身后,撞见岑鲸扫楼梯时,她还担心萧卿颜会不满岑鲸受罚,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免了岑鲸的罚。
直到萧卿颜头也不回地离开,她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也是,这位可是长公主殿下,怎么会因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长得像故人,就坏了书院的规矩。
就在这时,萧卿颜突然问安如素:“方才那学生为什么在扫楼梯?”
安如素眼皮跳了一下:“应当是被先生罚了。”
先生罚学生,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萧卿颜不置可否,走出一段路后,她又问李司业:“过了季春,校场又该长虫了,除虫的药剂可曾备下。”
李司业:“回殿下,已经备好了,后日便是旬休,等学生明天都归家去,便可施药除虫。”
萧卿颜:“今天就施药。”
……
岑鲸一截楼梯还没扫完,白秋姝就满头大汗地跑来找她,让她不用扫了,还拉着她回西苑去收拾东西回家。
岑鲸一头雾水:“明天才是回家的日子。”
白秋姝:“哎呀你不知道,天气不是越来越热了嘛,书院怕学生被校场的虫子咬伤,准备待会就施药除虫,施药后学生不可踏足校场,索性明天后天放两天的假,所以我们今天就能回去,你也不用扫楼梯啦。”
白秋姝还说:“等大后天回来再上史学课,你可一定要记得往后面坐,别让那老先生想起你没扫完楼梯就走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