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言情小说网 > > 累了,毁灭吧 > 第一章(“累了,爆吧。”...)
一大清早,城西的光辉门外就排起了长长的入城队伍。
其中一辆马车上,一个约莫十二、三岁左右的小姑娘时不时就要掀起帘子往外瞧一眼,等到马车进城后,小姑娘更是粘在窗边不走了,若非车窗太小,她都想跳下车去,好好逛一逛眼前这繁华热闹的街道。
那小姑娘自己看不够,还往身后招呼:“阿鲸你快来看啊!”
“阿鲸?”没得到回应的小姑娘回头,就见同车的岑鲸此刻正靠在丫鬟的肩膀上睡觉。
小姑娘无奈极了:“阿鲸!”
被岑鲸靠着的丫鬟:“三姑娘快别叫了,担心让外头听见。”
不能大声呼喊,小姑娘只能放下车窗帘子,亲自动手把熟睡中的岑鲸给弄醒。
被闹醒的岑鲸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迷茫,还未彻底清醒,就被小姑娘拉到了窗户边:“别睡了,你快看!”
小姑娘掀起车窗帘子,熟悉的街景就这么闯入岑鲸眼中,如同一颗石子,让那死水般的眼底泛起了些微的波澜。
岑鲸原本是现代人,她死于一场车祸,当时车上除了她,还有她的父母和姐姐。
她在死后遇到系统,系统将她送到这个世界,并承诺只要她完成自己颁布的任务,就保证让她的父母和姐姐尽快恢复健康,之后一生顺遂无忧。
当时的岑鲸性格比较活泼大胆,她问系统:“那我还能回去吗?”
系统说:“不能,你已经死了。”
岑鲸:“只有我死了?”
系统:“你的母亲头部遭受重创,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你的父亲和姐姐身上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怕岑鲸不信,系统还把她家人目前的情况拍摄成录像发给她看。
岑鲸明白了。
她跟系统确认:“你说的‘恢复健康’具体是恢复到什么程度?”
系统:“系统可以以合理的方式,让他们的身体机能以及各方面的状态都恢复到车祸发生之前的水准。”
行!
“来吧。”她跃跃欲试,非但不为自己注定的命运而感到难过,相反,她感谢系统的出现,让她在死后还能为爱她的家人拼搏回一份美好的未来。
岑鲸的任务是扮演一个大反派,扮演这个反派需要入朝为官,还得当上宰相,最后死在主角手中。
期间她不仅要努力往上爬,还得努力干坏事,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让人知道她是个女子——反派的设定就是女扮男装,并把自己是女人的秘密带进了棺材。
任务非常艰难,耗时还长,幸运的是岑鲸完成了任务。
被主角杀死后,岑鲸收到系统给她的影像,影像中的家人果然都恢复了健康,父母的生意越来越好,经历过生死的他们不再逼着姐姐结婚,姐姐也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有了属于自己的成就。
唯独一点,每当阖家团圆的日子,他们都会分外思念死于车祸的岑鲸,本该其乐融融的家宴也因此染上几分挥之不散的愁苦。
看完录像,岑鲸问系统:“能看在我这么配合的份上,再帮我一个忙吗?”
系统:“您说。”
岑鲸的声音平静而沉稳,再没有当初的活泼与冲劲:“让他们忘了我。”
系统沉默许久,最后还是答应岑鲸,抹去了岑鲸家人对岑鲸的记忆。
岑鲸安心地闭上眼,再醒来,她发现自己被系统塞进了一具刚病死的少女身体里。
已经离开的系统给她留下一句话——
“这是礼物,希望您能拥有一段属于您自己的人生。”
岑鲸在现代活了二十多年,在古代又活了二十多年,所谓的年少气盛早已被岁月和任务磨得一点不剩,如今面对系统的馈赠,她感觉不到丝毫欣喜,只觉得疲惫麻烦,想将这份礼物退回去。
可惜退不掉,自杀又不可能自杀,岑鲸只能勉强活着。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岑鲸的新身份是青州通判的外甥女,从小就没了父母,住在舅舅家。
舅舅舅母都是好人,岑鲸的日子也过得不错,她本打算就这么过下去,谁曾想一纸调令,舅舅便升迁做了京官,连着她也被带来了京城。
岑鲸脸上还留着方才枕丫鬟肩膀枕出的印子,印子发痒,她抬手挠了一下,给小姑娘捧场:“嗯,真热闹。”
小姑娘是她舅舅的小女儿,名叫白秋姝,性格跳脱,做什么都喜欢拉上她。
“是吧。”白秋姝满脸兴奋,眼珠子黏在车窗外头,撕都撕不下来:“我娘说等家里安顿好,就让我们到明德书院去读书,也不知道明德书院好不好玩。”
岑鲸回忆了一下那所由自己一手创办的女子书院,迟疑道:“应该……好玩吧。”
距离她被主角杀死已经过去五年,她也不确定明德书院如今是何模样,自己当初定下的书院规矩,又被改了多少。
马车经过川流不息的人群,行了许久才在一座宅邸前停下。
年前收到调令后,岑鲸的舅舅就让大儿子带着家仆提前过来安排,租了眼前这座宅子当府邸。
舅舅为官清廉,没攒下多少积蓄,还得留着做人情往来和送家里小孩去京城最好的书院读书,因此哪怕是租来的宅子,面积也不算大。
舅母精打细算,决定让岑鲸与白秋姝住一个院。
对此岑鲸和白秋姝都没有意见,只是白秋姝睡相不好,为了避免半夜被白秋姝的睡拳打醒,岑鲸主动让丫鬟把她的东西拿去了侧屋,让白秋姝一个人睡主屋。
当天晚上,白秋姝跑来岑鲸这儿,说是地方陌生睡不着,想跟岑鲸睡一块。
散着头发的白秋姝抱着枕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岑鲸,岑鲸一时心软,答应了她:“就这一晚。”
白秋姝得到允许,撒着欢往床里面爬。
小姑娘初到京城,兴奋劲消不下去,盖好被子后不肯睡觉,非要拉着岑鲸说话——
“大哥答应明天下午带我们俩到街上玩,你说我们明天穿什么衣服好?”
岑鲸无所谓:“都行吧。”
白秋姝:“不能都行,第一次出门,咱们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如我们一起穿那件黄绿色的间色裙吧!”
舅母待岑鲸很好,无论是点心还是衣裙,只要是白秋姝有的,岑鲸也会有。
岑鲸知道间色裙在青州算时兴,但在京城早已是多年前的样式,穿出去倒没什么,就怕撞见狗眼看人低的掌柜,被人怠慢,惹得白秋姝不高兴,于是她说:“穿蓝色那件吧。”
“蓝色?你是说没什么花纹那件?”白秋姝皱起小脸:“那件会不会太素了?”
是太素了,但胜在料子好,是在青州价格平平,但在京城能炒出高价的衢州布。
岑鲸无法解释自己怎么会知道京城几年前的风尚,也不愿费功夫跟小姑娘扯谎,就说:“我想穿那件。”
白秋姝的年纪比岑鲸还要小些,此刻却表现出一副宠表姐的模样:“好!就穿那件蓝的,上边再搭一件月白色的袄子!”
敲定明天出门的衣服后,白秋姝又说了许多,有对日后去明德书院读书的期待,也有对新家花园够大的满足。
她还掏出一块模样像荷花花苞的小石头,说是在花园湖边捡的,已经洗过了,要送给岑鲸。
岑鲸收下石头,将石头放到了床头柜子上,准备明天再找个盒子来装。
她们一直聊到深夜,白秋姝总算开始犯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岑鲸也闭上眼睛,睡了不知道多久,床头柜上的小石头突然裂成两半,同时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
【扫描到外来精神体,现进行宿主绑定】
岑鲸猛然惊醒,分不太清刚刚听到的声音是真实存在的,还是睡梦中的幻听。
她眼睫轻颤,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耳边再度响起那声音:【宿主绑定完毕,您好,我是恋爱系统2700,您可以叫我小二。】
有那么一瞬间,岑鲸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许多年前,她与反派系统初遇的时候。
岑鲸将自己从望不到头的记忆中拉扯回来,她往旁边看了眼,确定白秋姝睡得死沉,开口:“你……”
2700像是知道岑鲸要问什么,抢先回答道:【系统已完成绑定,无法解绑。】
岑鲸:“可是……”
2700又一次打断岑鲸的话:【系统检测到宿主曾经绑定过反派系统,宿主放心,本系统为恋爱系统,只会帮助宿主攻略任务目标,不会强迫宿主扮演反派炮灰。】
明明是平铺直叙的电子合成音,岑鲸却从中听出了恋爱系统对反派系统的鄙夷。
2700不给岑鲸说话的机会,自顾自道:【系统将为宿主提供好感度面板,以及优质的攻略对象,比如当今宰相燕兰庭、皇帝萧睿、将军岑奕,以及长公主萧卿颜。】
【一旦宿主将他们的好感值刷满,就能成为他们心头的白月光朱砂痣,享受被他们捧在手心宠爱的快感。】
系统张口就是屹立于这个国家最顶层的几位大佬,试图以此诱惑岑鲸接受任务。
岑鲸非但不心动,甚至还对2700产生了一丝丝的怜悯——
它刚刚提到的那几个攻略对象,都跟岑鲸有过仇。
不巧的是,岑鲸现在的容貌和之前扮演过的奸相非常相似,只要顶着这张脸,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让攻略对象的好感度跌到负数。
岑鲸沉默许久,确定系统不会再打断她,终于开口说出一句完整话:“你能去找别人吗?”
系统:【系统已经绑定宿主,如不完成任务,系统将和宿主一起自爆。】
清楚任务不可能完成的岑鲸感到越发倦怠。
她闭上眼,长叹:“累了,爆吧。”
系统:……?
。,。